临刑前她抱起孩子喂最后一次奶,忍着眼泪说:……

2017-11-15 12:03:00  [来源:中华英烈网]    [责编:吴名慧]
字体:【

【核心提示

临刑前,她抱起在狱中出生的婴儿,喂最后一次奶时,忍着眼泪说:好孩子,快快长吧,长大了替妈妈报仇!

何民逸,湖南省华容县大乘乡人,1904年出生,是塾师何星朗的独生女儿。她从小随父亲课读,学习勤奋刻苦。17岁考入何氏私立南山高小,尽管她的学习成绩优秀,然而,因为她参加演出揭露社会黑暗的文明戏,族长何汝之十分恼怒,既不给她发奖学金,甚至还要开除她的学籍以示惩戒。这使好学上进的少女何民逸强烈地感受到了封建族权对妇女的压迫,更加认识到不冲破封建的束缚,妇女的解放、进步、自由都难以实现。她决心向外发展,追求民族解放、妇女解放的真理。

1922年春,何民逸考入湖南省立第一女子师范学校读书。有一次,省教育司的颜方圭来校讲演,公开侮辱妇女,说“女子是花瓶,打烂一个换一个……女子无才便是德”等胡话,她听后极为愤慨,立即与同学一道组织上街游行,冲进省长公署请愿,要求三项权利:(1)妇女要过问政权;(2)学生要有言论、集会、结社、出版的自由;(3)学校老师要由学生选择。当局把她和其他学生代表关押起来,她们毫不屈服,绝食三天,并在社会舆论的声援下迫使当局释放了学生代表,使这次请愿斗争取得了一定胜利。

何民逸从省立一女师毕业后,与长沙读书的同学刘革非、易赞国等回到华容,开展革命斗争。1925年上海五卅惨案发生后,她们组织华容雪耻会举行声援活动,进行反帝爱国宣传。她任教于县立一小,和部分女界知识青年组织了华容县女子联合会筹委会,开展妇女运动。1926年下半年湖南农民运动蓬勃兴起,她被中共地方党组织调到长沙参加农民协会工作,担任市郊农民协会妇女部长,在农运高潮中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又当选为省妇运委员会委员,成为湖南大革命斗争中崭露头角的女干部。在她的影响和支持下,她丈夫易赞国到武昌中央农民运动讲习所学习,她父亲担任了乡农协副委员长,母亲担任乡女子联合会主席,全家人都投身于农民革命斗争,后相继为革命奉献了生命。

在长沙马日事变后的反革命的白色恐怖下,成千上万的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被敌人杀害和抓捕,何民逸也遭到公开通缉,转入了地下秘密斗争。1927年10月,她夫妇二人潜回华容县,同党组织接上关系,她被补选为县委妇女委员,参加湖区革命武装斗争。中共南华安特委成立后,她又调特委机关工作。为了地下工作的安全,她同刚从苏联学习归来的特委委员刘子刚假扮“夫妻”举行“婚礼”,在住处大门外挂上祖传儒医的招牌开张营业,通过接诊“病人”开展党的交通联络工作,使南县、华容、安乡一带的革命斗争在特委的领导下有所恢复,小型农民暴动此起彼伏,使湘鄂两省敌人大伤脑筋,不得不加紧对付,派兵“围剿”。

残酷的斗争环境,使少数不坚定的分子发生变节、落伍,而何民逸虽是一介女流,却矢志不移,勇敢地坚持对敌斗争。不幸的是,由于叛徒出卖,设在南县的特委机关遭敌人破坏,她被捕入狱。敌人对她严刑逼供,她始终坚不吐实,利用公开职业的身份作掩护,同敌人作机智勇敢的周旋。幸亏当时彭德怀的部队驻扎在南县,奉行对土豪劣绅、贪官污吏血腥镇压农民运动的罪行进行严厉惩罚的政策,使南县县长不敢放肆,将在押人犯一律“准予保释”,何民逸也被保释出狱。1928年4月她回到华容东山,设馆教书,暗地从事革命活动,联络被敌人打散的党员和农运骨干,准备待机掀起新的革命风暴。

同年秋,南华安特委遭破坏,湖南省委决定将该区域党组织划归湘鄂西特委管辖,开展革命游击斗争。湘鄂两省敌人加紧对红色游击区的军事进剿和残酷统治,形势恶化,华容一些党员和易赞国等都转移外地。由于何民逸身怀有孕,转移不便,只得就地隐蔽。分娩前夕,被叛徒出卖而被捕。她在狱中生下孩子满月之后,便被敌人杀害了,时年24岁。

临刑前,她抱起在狱中出生的婴儿,喂最后一次奶时,忍着眼泪说:好孩子,快快长吧,长大了替妈妈报仇!

(夏远生)

要闻速递

专题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