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华24烈士之欧阳立安:小小交通员,为革命干了很多工作

2017-09-23 10:11:00  [来源:百家号]    [责编:吴名慧]
字体:【

欧阳立安,祖籍湖南湘潭,1914年3月29日生于长沙。兄妹6人,他是老大。6岁时随父欧阳梅生移居汨罗,在龙姓族校发蒙,4年后随母亲搬回长沙,先在湘春街第十二小学读书,第二年转入修业学校。这时,他虽只有11岁,不仅成绩出众,而且见义勇为,乐于助人。在这里,他与个姓陶的同学很要好。这位同学是木匠的儿子,家境贫苦,读书却很用功。在学校举行的作文比赛中,他们两个都获得优胜,学校奖给他俩每人一块新砚台。班上有个富家子弟,平日为人霸道,见他俩得奖,故意将陶的砚台摔碎在地,说什么穷小子哪能配用新砚台?他一见火冒三丈,一把夺过这位富家子弟的“祖传端砚”就要砸,吓得富家子弟连连求饶,答应赔偿了事。不幸的是,他的这位好友不久身染重病去逝。他十分悲痛,写了一篇题为《屋檐下的麻雀》的文章,借小麻雀之口,诉说穷苦孩子的悲惨遭受,表达了他对黑暗社会的强烈不满和对受苦穷人的深切同情。

1926年北伐军进人长沙时,省会各界在教育会坪召开欢迎大会,欧阳立安被推选为学生代表到台上去发言。当时他还只有12岁。因身材矮小,只好站在小凳子上讲。他讲得有真情意切,很受听众欢迎。省工人纠察队成立后,父亲带着他去看纠察队的训练。他回到学校,便在进步教师的带领下,,跟同学一起组织了修业本学学生纠察队,并担任第一队的队长。白天,他戴着符号,腰扎皮带,手拿木棒,带着小纠察队员在大街小巷查烟禁赌,维持社会秩序。晚上,就帮助父亲做些油印传单的事。老师同学都夸他是一个参加革命活动的小积极分子。

马日事变后,长沙一片血雨腥风,欧阳梅生转移到了武汉,与张浩等同志组成了中共汉阳县委。不久,欧阳立安随母亲陶承也来到这里,他们的家就成了县委机关所在地。欧阳立安也成了县委机关的小交通员,为革命干了很多工作。当时,欧阳立安这个小交通员的机警在同志们中是十分有名的,凡知道他智斗敌人故事的人,没有一个不夸他。他每天完成的一项重要任务,是要把向警予、谢觉哉编辑《大江报》分发到汉阳各地的联络点。当他领到报纸时,便将它折成很窄的长条,围在棉裤腰里,再用绳子将裤头扎好,外面罩上棉衣。一次捆8张,分送到几个地方。他有时带着妹妹同行,遇上巡警、特务,他们便故意吵闹、撕打,混过敌人的检查。如果路上设有检查站,他就绕道走,有时宁愿多走十几里,也不让敌人搜查自己。有一次,他来到一个交通站,刚进门就被埋伏的敌人抓住。敌人逼问他来干什么?他机警地说是来收豆腐钱的,又随口说了附近的一个门牌号码。敌人见他是个小孩子,以为真是走错了门,就将他放了。他出门后,拣了一块木炭,悄悄在大门的墙上划了一个"井"字。这是个暗号,表示这个交通站出了问题。他这件事曾受到父亲的称赞,连声说。做得好,做得好!。还有一次,父亲正召集县委的几个同志在家开会,他照例坐在门口放哨。突然传来一阵狗叫,一群军警直扑而来。他立即报警,带着大家迅速从后门撤出。不料走到龟山上的一个破庙前,又发现了敌人,只得躲人庙内。他突然记起弟弟说过到庙里捉蟋蟀时,,曾看见菩萨下面有个洞,便要大家把菩萨移开,果然有个很大的洞。他等大家钻进洞后,再将菩萨移回原处,然后在菩萨像后蹲着身子拉大便。敌人见状,连忙捂着鼻子,边骂边走开了,使县委的同志得以安全脱险。

欧阳梅生积劳成疾病逝后,欧阳立安被党组织设法送到武汉一家石印公司做工。1929年春,他转到上海,进人申新五厂做工。不久,他随沪中区委书记何孟雄从事工人运动,并担任区委的交通员。为了散发传单,传递文件,欧阳立安经常奔走于浦东、沪西、闸北、南市一带的纱厂和烟厂之间。他把传单带进工厂后,就揉成纸团塞进粗纱筒里。当工人们使用纱筒时,发现眼子不通,用力一甩,便将传单甩了出来。有时,他把传单裹在棉花团里,工人捏着棉团,就感到里面有东西,于是拣出来秘密地传播着。在斗争中欧阳立安经受了考验,进步很快,加人了共产主义青年团。不久,他被调到沪东区委担任团区委委员,全力投入了工人运动的斗争。1930年他参加过上海南洋兄弟烟草公司几千名失业工人为反对关厂而举行的集会;参加过纪念“二七”全国工人争取自由运动周的斗争;参加过“三八”示威的纪念活动;参加过上海工人声援南京“四三”惨案的游行示威和抗议集会。在这年的五一劳动节,他还组织500童工在华德路跑狗场集合,准备示威游行。但游行还没开始,巡捕房的警车就开来抓人了。他指挥童工迅速疏散,而自己装作卖梨膏糖的小贩,闪进弄堂跑掉了。

1930年,经何孟雄介绍,欧阳立安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最年轻的共产党员。这年5月,欧阳立安作为青年工人的代表,随刘少奇赴莫斯科参加变色职工国际组织第五次代表大会。在会议期间,他按照刘少奇的意见,帮助中国代表团女工代表黄菊英准备大会发言稿。他向黄菊英详细介绍了上海工人的生活状况和组织工人斗争的体会,在黄菊英发言之前,又鼓励她要“好好讲,要控诉资本家对工人残酷压迫和剥削的罪行,争取世界各国工人兄弟的支持!”会议结束后,他还参加了正在莫斯科召开的少共国际代表大会,并跟中国代表团一起,参加了苏联十月革命13周年的纪念活动,并到乌克兰等地,参观访问了工厂和集体农庄。直到年底,他才踏上了返回祖国的征途。回国后,欧阳立安担任了共青团江苏省委委员兼上海总工会青工部部长。由于工作忙,他回到上海十多天才回去看望母亲。1931年1月17日,欧阳立安按组织的通知,到天津路中山旅社大号房间开会。下午1时许,敌人突然围了旅社,他与沪中区委书记蔡博真等三人来不及转移,同时被捕。

欧阳立安被捕后,敌人在他的信息搜出了他参加少共国际会议的证件及党内文件。敌人审讯时,他虽已无法隐瞒自己的身份,但严守党的机密,从不向敌人吐露真情。1月23日,敌人将他与何孟雄等人从老闸捕房解往国民党政府淞沪警备司令部。这是一座阴森森的魔窟,漆黑的铁门,高高的围墙,岗楼上架着机枪,四处布满了哨兵。2月7日夜,一场大雪刚刚落过。突然,看守长亲自带人点名。欧阳立安和何孟雄等人明白,最后的时刻到了。他们一共24位同志被押出牢房,一个个意志高昂,迈步走向刑场。


(龙华24烈士素描   资料图)

要闻速递

专题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