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赴刑场的田波扬、陈昌甫夫妇

2017-12-21 19:28:00  [来源:潇湘晨报]    [责编:吴名慧]
字体:【

田波扬、陈昌甫留下的唯一照片。

1927年6月6日,星光微明,天阴沉得厉害,时任共青团湖南省委书记的田波扬和妻子陈昌甫与“马日事变”中被捕的四位同志,被押往长沙郊外的刑场。临刑前,有人问田波扬还有什么要说的,他往妻子旁边靠了靠,大喊“打倒国民党新军阀”“中国共产党万岁”……

那时,田波扬23岁,他妻子陈昌甫22岁,怀有5个月身孕,透过他们短暂的一生,我们感受到田波扬、陈昌甫夫妇对革命的坚定信念。

1904年,田波扬出生在浏阳北盛一个富裕家庭,父亲田茂昭是个秀才,对谭嗣同、唐才常、焦达峰、陈作新等称颂不止,常常跟孩子提及这些人的事迹。受家庭影响,不到6岁,田波扬便入学了,他就读的琼瑞学校是提倡新学的学校,有位叫彭霞仁的老师是同盟会会员,常在课堂向学生讲虎门禁烟、金田起义和武昌起义的故事,田波扬所受影响颇大。那时,他看不惯因吸食鸦片面黄肌瘦的人、偷鸡摸狗、赌钱打牌、行为堕落的人,曾邀好友潘心源、彭晓人等编写《戒牌歌》并油印出来,散发给乡里人诵读。还与同学组织一支宣传队,宣传“戒牌禁烟”,“提倡妇女剪发、放足”。

后来,他转入浏阳北乡卓然高小。在这里,他更关心国事,时常写出让人惊叹的文章,老师陈菊霖对其赞赏有加,还将自己的侄孙女陈昌甫许配给了他。

1920年,田波扬考入长沙楚怡工业学校,因时常跟潘心源去潮宗街文化书社看书读报,结识了易礼容、郭亮、萧述凡、夏曦、夏明翰等人。不久,便加入共青团组织。因楚怡工业学校功课繁重,革命活动不多,田波扬又转学到革命活动颇多的兑泽中学。在此期间,田波扬和陈昌甫结婚。婚后,陈昌甫跟随田波扬去长沙求学。

在兑泽中学时,田波扬联合浏阳同学30多人,成立了青年组织“浏北新民社”,还自筹资金,办了一份宣传马列主义宗旨的《新民》。1922年11月2日晚,看到革命情势,他写下《我要》:“我要放出更强烈的火光,照破人世间的虚伪和欺诈。我要锻炼成尖锐的刀,刺破人与人之间的隔膜。”这是他为数不多的诗篇中的一篇,有着与年龄不相符的成熟和坚定,也如他诗中所提,接下来的活动轨迹,他开始释放更强烈的“光”。

1923年,刚加入中国共产党的田波扬,受中共湘区区委的指派,以兑泽中学学生身份回到浏阳发展党团组织,并参与领导农民运动。“二七”惨案发生后,田波扬与夏曦、夏明翰、郭亮等发动长沙22个工会团体、50多所学校以及社会各界6万群众举行集会,愤怒声讨日本帝国主义的罪行。这期间,陈昌甫加入中国共产党,开始做妇女工作。两夫妻一起进入革命洪流中,被称为“生活上的亲密伴侣,工作上的革命同志,斗争中的真挚战友”。

上海“五卅”惨案发生后,在中共湘区委员会和湘区团委的领导下,省工团和省学联发起成立了“青沪惨案湖南雪耻会”,田波扬是湖南雪耻会执委之一,发动社会各界进行全面罢工、罢市、罢课的斗争。他与陈昌甫等不顾赵恒惕的戒严令,冲出校门,走上街头,进行宣传和募捐活动,声援上海工人阶级的正义斗争。这时,刚生下第二个孩子还未出月子的陈昌甫,也回到浏阳发动妇女解放运动。

1927年,田波扬担任共青团湖南省委书记,陈昌甫也调到长沙,担任团省委联络员。但在1927年5月21日,国民党反动军官许克祥叛变革命,制造了“马日事变”,湖南陷入严重的白色恐怖中。为反抗国民党新军阀的大屠杀,田波扬不顾个人安危,从武汉返回长沙,组织开展反抗斗争。5月30日晚,由于叛徒告密,国民党反动派包围了设在学宫街的中共湖南省委秘密机关,田波扬和陈昌甫等8人不幸被捕。6月6日,天未破晓,田波扬和陈昌甫在长沙郊外的刑场英勇就义。

撰文丨记者 伍婷婷

要闻速递

专题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