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床被子”里的殷殷深情

2017-11-04 13:20:46      [责编:康蒙]
字体:【

图中老人为徐解秀。(资料照片)通讯员 摄

3位女红军曾借宿过的老宅。湖南日报记者 白培生 摄

华声在线10月22日讯(湖南日报记者 白培生 李秉钧 通讯员 林航竹)“在湖南汝城县沙洲村,3名女红军借宿徐解秀老人家中,临走时,把自己仅有的一床被子剪下一半给老人留下了。老人说,什么是共产党?共产党就是自己有一条被子,也要剪下半条给老百姓的人。”10月21日,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讲述的“半条被子”的故事迅速传开,暖人心窝,感动全国。

21日下午,记者来到汝城县百丈岭下的文明瑶族乡沙洲村采访,令人感受最深的是,80年过去,红军身影早已远去,但这个村子里,仍然留着深深的红色印记,村民对于红军的感情依然是那么深厚!

女红军半条被子送乡亲

根据村民讲述与当地文史专家介绍,“半床被子”的故事发生在1934年11月初的一个傍晚。当时天气已转寒,红军长征突破国民党第二道封锁线后,中央红军卫生部、后勤部驻扎在汝城县文明瑶族乡沙洲村。

“当时这里的老百姓受地主老财的影响,起初对红军有误解,纷纷躲到山里去。”在红军卫生部旧址,徐解秀的大儿子、今年84岁的朱中武说,“当时我家就住在这里,妈妈30多岁,背着刚1岁的我,没有跟大家躲起来,而是大胆留了下来。”

红军纪律严明,战士们睡在屋檐下、空地里,在野外架锅煮饭,不仅没有乱动村民的东西,还帮助打扫卫生、挑水。徐解秀与丈夫看在眼里,慢慢对红军有了新的认识。

“看到一些红军睡在自家门前,我妈就让其中3个女红军跟自己睡在厢房里。”朱中武说,当时他家很穷,简陋的床铺、破旧的被子,根本挡不住寒冷。女红军拿出她们仅有的一条被子,和徐解秀一起,4人合盖,度过了寒冷的夜晚。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女红军醒来发现,徐解秀的丈夫睡在门口的草垛上,守护着她们。女红军眼睛湿润了,临走时,决定把她们仅有的一条被子送给徐解秀。但徐解秀说什么也不肯要,她说:“你们3个人就共着这么一床被子,天寒地冻的,还要赶那么远的路,我怎能忍心把它收下呢?我在家里,至少还有一个可以遮风挡雨的地方啊 !”

3个红军姑娘说服不了徐解秀,于是她们不由分说,把被子往床上一扔,抽身就往外跑。徐解秀赶紧抱起被子,追了出去。在村口,她们把被子推过来推过去,僵持不下。这时,一个红军姑娘从背包中摸出一把剪刀,把一条被子剪成了两半。

女红军拉着徐解秀的手说:“大姐,这下你可别推了,这半条你就收下吧,等革命胜利了,我们还会回来看你的。”徐解秀颤抖着双手接过半条被子,泪水流了下来。

徐解秀把3个女红军送到村口,望着绵绵群山、崎岖小道,担心她们不识路,便叫丈夫再送姐妹们一程,送远一点,送到大山那一边。她站在村口,依依不舍地目送丈夫带着3个姐妹一步步远去……

邓颖超千里托送新棉被

红军走后,反动派将沙洲村的人赶到祠堂,逼他们说出谁给红军做过事。3名女红军留下的半条被子也被搜出烧毁,徐解秀还被罚跪祠堂大半天。

50年后,1984年11月7日,《经济日报》记者罗开富重走长征路时,经过沙洲村,在村口遇到了年过八旬的徐解秀。徐解秀把自己50年前的事,说给了罗开富听。

后来,罗开富在一次座谈会上,谈起他重走长征路的感受时说:“当年我走到湖南汝城县沙洲村,一进村,我就注意到一位裹着小脚的老人不远不近地跟着我、看着我。她就是徐解秀,她问我能见到红军吗?能见到,就帮她打听3名女红军的下落。”

罗开富回忆,徐解秀当时说:“3个姑娘长得很漂亮,有一个还不到20岁,心也好。你们说,一条被子能剪下半条给穷人,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好人!她们出发时,还一步三回头地对我说:大嫂,天快黑了,你先回家吧,等胜利了,我们会给你送一条被子来。现在我已有盖的了,只盼她们能来看看我就好。”

回到北京后,罗开富写了《三位红军姑娘在哪里》的报道,在《经济日报》发表后,感动了许多人。蔡畅、邓颖超、康克清等15位当年的女红军发表谈话,开头就说:悠悠五十载,沧海变桑田,我们也想念那些大爷、大娘、大哥、大嫂们,请罗开富同志在长征沿途向诸位问个好,我们一定想办法找到徐解秀要找的3位红军姑娘。

在邓颖超亲自主持下,一场寻找3位红军姑娘的行动在全国展开。遗憾的是,3位女红军没有找到。

“邓颖超还特意买了一床新棉被,委托罗开富送给我妈。”徐解秀的二儿子朱中雄说,“我们家现在还珍藏着邓妈妈送的棉被。我妈在1991年1月去世前,跟家里人说,一定要跟共产党走,因为共产党是只有一条被子也要分给你一半的好人。”

徐解秀临终告诫儿孙们的话,从此成了她家的家训。

故事感动一代又一代人

红军和“半床被子”的故事,在沙洲村里随便找一个人,也能说上一两段。尤其是徐解秀后人,受“半床被子”的影响至深。

“徐解秀一家,几代人为村里作贡献。”沙洲村党支部书记朱中建告诉记者,她一家先后有4人在村里当干部,为村民服务;有3人当兵,保卫国家。1984年罗开富来村里采访时,徐解秀的三孙子朱国永正在边境前线作战。

现任沙洲村村委会主任是徐解秀的曾孙朱向群,他说:“长辈们教导我们要跟党走,时刻考虑老百姓的利益。我父亲先后在村里当民兵营长、村委会主任和村支书,服务村民20多年,修路、架桥、建学校等,做了不少事。”他告诉记者,目前村里的头等大事是脱贫攻坚,全村142户中,贫困户仍有32户98人。这两年,要通过种水果和反季节蔬菜,使贫困村民全部脱贫。

半条被子,军民鱼水情深,吸引不少人来沙洲村重温那段感人历史。

《经济日报》记者罗开富在听了徐解秀讲的故事后深受感动,后来多次到沙洲村采访和走访。汝城县委宣传部一位工作人员介绍:“我们先后7次陪罗开富去沙洲村走访。徐解秀老人去世后,他还来过几次,给她扫墓,看望其亲属。”

受罗开富报道的影响,1996年4月,北京电视台《永恒瞬间》摄制组也来到沙洲村,拍摄“半床红军棉被”的事,并将一床签满了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学生名字的新棉被,送到了徐解秀老人的墓前。被子上还写着“万里长征,成烈烈千秋伟业;一条棉被,寄殷殷两代深情”。

2005年3月,70岁的国际友人武大卫先生和张小艾博士沿当年红军长征路线,徒步抵达汝城,寻访沙洲村,被“半条被子”的故事深深打动。

汝城县史志办原副主任徐宝来说,“半床被子”的故事让人看到了一个无产阶级政党及其军队一心为民的真挚情怀,与人民群众水乳交融的深情。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宁可自己受苦受难,也不让百姓受穷受冻,这就是共产党人!

要闻速递

专题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