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丨举报

2016-08-18 08:50:18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    [责编:吴名慧]
字体:【

 

举 报

文丨戴希

 

派出所接到举报电话,反映南嘉小区有户人家在吸毒制毒……这还得了!所长让我带上两个民警立马前去侦查。

可侦破的结果,那儿住着的一对小夫妻都是公务员,工作表现很好,压根儿没有吸毒制毒。

我们要向举报人廖鱼普通报情况。找到他家,才发现他白发苍苍,独居一室,是一位空巢老人。

“难道真是这样?”听了我们的通报,老人眉头紧锁。

“确是!”我看着老人,点头。

“你们认真地核查过?”

“当然!”

老人沉默了。我们轻嘘一口气,匆匆回到派出所。

没想未出几天,老人又打来电话,举报那户人家吸毒制毒,而且说得更加有板有眼。

所里不想理睬这招,因为举报已严重失实。

可所里一不理睬,老人就没完没了,半月内打了几十次电话。

“要么,我们的侦察有误?要么,事情出现了新变化?要么,老人的精神已失常?”所长思忖。

所长又把我叫过去:“不怕一万,只怕万一。这事还得辛苦你们,要对那户人家再做更全面、更深入、更细致的调查。如果举报的情况属实,就立即将犯罪嫌疑人缉拿归案;如果老人没有精神失常,则对老人进行教育甚至警示。”

“好的!”接到任务,我们又沉下去,对那户人家展开调查。像上次那样,这回能想到的地方都想到了,能采取的措施都采取了,能使出的招数都使出了,可调查的结果,那对小夫妻依然没有任何问题。

显然,小夫妻是冤枉的!可廖鱼普老人为什么一定要造他们的谣呢?

带着这个疑问,我们又去登门造访廖鱼普老人。这次,我们不是只向他通报调查结果就完事,而是下意识地把他请到了派出所。

根据我们的观察和了解,廖鱼普老人没有精神失常,家景也不错。他有一对儿女,儿子是科学家,女儿为国企骨干,口碑都很好。可老人……我想揭开这个谜。

“老人家,举报坏人是支持我们的工作,我们当然欢迎。可诬害好人是违法的,我们也要追责哦!”与老人寒暄过后,我话锋一转。

“诬害好人?”老人慌了。

“对!如果你不能就自己反复的不实举报作出令人信服的解释。”我严厉地说。

“那你们要怎样?”老人开始颤抖。

“拘留你!如果问题严重……”我故意欲言又止。

“好吧,警察同志,”老人急了,这才小心解释道,“原谅我不懂法,我真的不是存心陷害他们,我只是想把他们撵走,让他们别住这里!”

“他们想住哪儿住哪儿,这是他们的人身自由,又碍你什么事?”我觉得老人不可理喻。

老人就感叹:“可他们影响了我,让我痛苦啊!”

我惊问:“此话怎讲?”

“你们不知——”老人镇定一下情绪后说,“白天还好,小夫妻俩上班去了,他们家里很安静。可一到晚上,他俩接回了孩子,俩口子逗孩子发出的笑声传来,我心里……我心里就针扎似的难受!”

“针扎似的难受?”我愈发不解,“别人一家子开开心心,你怎么就针扎似的难受?”

“因为……”老人的眼里闪着泪花,“只要耳闻目睹他们的快乐,我就会情不自禁地联想起从前,我的儿子、女儿也像他们俩的孩子那么小时,我们夫妻俩同样有事没事地逗他们玩儿,他们那天真无邪的笑啊,一样让我们深深陶醉、充满幸福!可现在……”

“现在怎么啦?”

老人的眼角滚落一颗泪珠:“我老伴儿早走了,儿女都成家立业了。他们总是那么忙那么累,我真不忍心登门叨扰他们,也不能喊他们回来看我,甚至连打个电话都怕影响他们!可我又忍不住要想他们,我孤独难受啊!”

“您是个好父亲,您过得太不容易!可是……那对小夫妻家的情景您怎么就耳闻目睹了?”我追问。

“警察同志,”老人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他们就住在我家的对面,离我家近在咫尺啊!”

“原来如此!”我喟叹,“我怎么就没注意呢?”

送老人回到家中,走上老人家的阳台,看着对面的红房子,我心里也涌起一股暖流。

返回派出所,思虑再三,我还是给老人的儿女分别去了电话。

从此,老人就再也没有举报那对小夫妻了。

(本文原载《四川文学》2016年第8期)



【汪苏点评】

戴希先生反映社会问题的文章总是那么犀利和独特,而微小说《举报》以石破天惊的标题博人眼球,却峰回路转地抒写了空巢老人通过诬陷邻居报假案的恶作剧一幕,集中表现了我国当前人口老龄化和失独问题引起的尖锐社会矛盾。在发人深省的同时,对隐藏在此问题背后的价值观变迁进行了耐人寻味的灵魂叩问!

分享到:

要闻速递

专题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