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墙河畔的抗战故事

2015-07-24 09:10:43  [来源:岳阳晚报]    [责编:李玉梅]
字体:【

湘北会战历史照片

新墙河老渡口

王超奎牺牲地新墙河相公岭


今天的新墙河,永远流不走那段历史记忆


新墙河古称之为微水。1646年,清兵南侵岳州,南明抗清英雄何腾蛟在微水南岸筑长城抗清。自此,微水便改名为新墙河。


抗日战争时期,新墙河这道难以逾越的“马其诺防线”,成为抗击侵略者的主战场,为世界所瞩目。 1938年,湘北会战最前沿


1938年10月,日军占领了武汉,为确保武汉周围地区安全,日军于11月初继续向鄂南、湘北进攻,11日攻占岳阳,即停止南进,与中国军队在新墙河南北隔水对峙,从此,中国的抗日战争开始进入最艰苦的战略相持阶段,湖南也就成为了中国抗日战场的重要主体。


为了攻下长沙,日军差不多准备了一年时间。湘北是会战的正面战场,是日军的主攻方向。而新墙河两岸作为中国守军阻止日军进犯的第一道屏障,成为了中日两军激战的重要关隘。震惊世界的三次湘北大会战,都是从湘北新墙河发起的。


9月18日早晨,日军主力约5万多人由冈村宁茨指挥,在飞机大炮掩护下,向新墙河以北的中国守军五十二军发起攻击。中国守军奋起抗击,坚守金龙山、斗篷山和草鞋岭阵地。他们采取肉搏和白刃战前赴后继,一次又一次打退了日军的反扑,最后与敌人同归于尽。赵公武部的胡春华营,与敌人激战了两昼夜,除七名重伤士兵事先转移外,胡春华和其余官兵全部壮烈殉国。


20日清晨,日军集中炮火轰击我守军阵地笔架山,一九五师史恩华营长率领500男儿坚守笔架山,营长史恩华率领全营官兵顽强迎战,最后全营官兵全部战死。坚守了四天四夜的中国军队在不断增援的日军攻击下,被迫放弃了新墙河以北的金龙山、雷公岭、斗篷山等阵地,主力撤至新墙河南岸防守。新墙河北岸警戒阵地全被日军突破。


日军自新墙河北岸进攻开始,抵达长沙以北地区,沿途遭到中国军队的阻击、伏击,伤亡严重,于是于10月初开始撤退。薛岳下令全线跟踪追击,收复失地。8日,中国军队抵达新墙河南岸,双方回到原阵地对峙。日军的最终目的没有达到,从岳阳南下作战的锐气受到了严重挫伤。 1941年,“青山惨案”见证地


1941年9月,日军第二次发动湘北会战。


这次会战,日军仍以第3、4、6、40等四个师团为主力,还有第33师两个联队,第13师一个联队,独立混成第14、18旅团各三个大队,两个炮兵联队,两个工兵联队,总兵力10余万人,配以兵舰30艘,汽艇200余艘,飞机180架。日本政府对这次战役特别看重,从国内运来数千吨弹药,充实其战斗力,大有不达目的不罢休的狂妄野心。


日军在正面攻击湘北之前,为掩护主力部队集中,令第6师团的两个联队,分别由临湘忠防和岳阳西塘向中国军队大云山游击根据地进攻。


大云山位于新墙河北岸上游,是第九战区第四军防守的前沿阵地。9月7日清晨,日军在飞机大炮支援下,三个联队分别从东、西、北三面包围进攻大云山。17日,日军完成了攻击准备,第3、4、6师团和第40师团主力并列第一线,荒木、早渊两支队配置侧翼,摆开钳形攻击的架势。


9月18日拂晓,日军动用300多门大炮和迫击炮,出动50余架飞机,对新墙河南岸沿线20公里的中国守军阵地进行狂轰滥炸。新墙河南岸第4军阵地,到处烈焰腾空,浓烟滚滚,守军不少工事被破坏,中国守军伤亡严重。日军在强渡新墙河的同时,洞庭湖方面的海军陆战队和平野支队亦在湘阴青山岛登陆。守军第99军197师一个营奋力找抗,一部分战死,300多官兵被日军抓获后全部杀死,日军还屠杀无辜百姓524人,制造了骇人听闻的“青山惨案”。 会战胜利,引起世界关注


时隔两个多月后,日军再次发起第三次湘北大会战。


第二次湘北会战后不久,薛岳于11月召开了“第二次湘北会战检讨会议”,检讨第九战区指挥作战的得失。在总结前两次会战的经验教训的基础上,提出了所谓“天炉法”后退决战的战略方针。


12月中旬,日军向湘北方向集结兵力,九战区判断,日军将进攻湘北,以策应香港作战。日军这次入侵湘北在天时上遇到了极为不利气候,因为这年冬季,湖南出现了数十年罕见的雨雪与低温。阿南惟矶下令进犯的这一天,湘北风云突变,先下大雨,后加大雪,气温骤然降至零度以下,乌云锁日,连日不开,使日军飞机不易配合地面作战,空中优势无法得到充分发挥。


12月23日晨5时,在猛烈的炮火掩护下,日军第40师团向驻守新墙河南岸第一线的中国军队第20军的133、134两师阵地进攻。从清晨打到天黑,日军未能攻破守军阵地,也未能渡过新墙河。24日凌晨,日军继续增援新墙河。


由于九战区总结第二次会战失误的经验教训,采取了避敌锋芒、逐次抵抗、诱敌深入决战的总方针,赢得了此次战役的巨大胜利。这是自“七七”事变以来,中国正面战场歼敌人数最多的一次,也是太平洋战争初期,同盟军一连串失败中首开胜利的纪录。


这次战役引起了中外新闻媒体的广泛关注,在国内外产生了重大影响。不少中外记者赶赴湘北实地考察,报道、赞扬中国官兵英勇作战的事迹。英国《泰晤士报》评论说:“12月7日以来,同盟军惟一决定性之胜利,系华军之长沙大捷”。伦敦《每日电讯报》则说:“际此远东阴雾密布中,惟长沙上空之云彩确见光辉夺目”。《新华日报》1月11日的社论称:“我三湘健儿,我神鹰队伍,在此次长沙保卫战中,誓死保卫家乡,有效击退敌人。这表明反法西斯战争的东方战场上,有着伟大的中华民族的抗日生力军”。“它配合了友邦作战,使盟军在香港陷落、马尼拉失守、马来西亚危急之际,有着中国战场上的胜利,以鼓舞友邦,以打击敌人”。“它与今日反法西斯战场欧洲战场遥相呼应”。“所以此次长沙之捷,是有着国际意义的”。 岁月远去,历史记忆永存


在新墙河抵抗日军的进攻中,中国军队创造了战史上未有的许多坚韧战例。


自古以来,湖湘人民忠勇刚烈,激昂慷慨,具有优良的爱国主义传统。抗日战争爆发之后,湖湘人民强烈的爱国热情和战斗精神极大地迸发出来,义无反顾地投身到神圣的抗战行列,并作出卓越的贡献,在湘北会战中表现得尤为突出。


新墙河是一条英雄之河,日军虽然几次突破新墙河,但英雄的新墙河让日军在这里吃尽了苦头,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新墙河这道坚固而伟岸的第一屏障,为中国军队痛击日军立下了不朽功勋。


中国守军在新墙河的浴血奋战,沉重地打击了日寇骄横的气焰,大大地激励了中国军人们的抗日斗志,延缓了日军的进攻态势。


如今,新墙河水依然向西流,但它流不走那段血与火的历史记忆。为了民族和国家利益,在新墙河发生的一个个可歌可泣的动人故事和画面,永远让人们铭刻在心。


新墙河是岳阳人民的骄傲,湖南人民的骄傲,也是全中华民族的骄傲。


分享到:

相关新闻

要闻速递

专题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