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1年中国重返联合国 中小国家鼓掌2分钟

2015-06-18 13:36:36  [来源:国际在线]    [责编:欧小雷]
字体:【

走进联合国大楼,除各国赠送的精美礼品外,最受关注的就是大厦里的金黄色会议厅了,这里是联合国召开国际会议的地方,众多影响国际局势的提案在这里讨论,多项维护世界和平的决议在这里产生。席位的排序每年变动一次,每一个席位都象征着这个成员国的国家主权和民族尊严。为了这个属于中国人民的合法席位,新中国斗争等待了22年零24天!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正式宣告成立,按照国际惯例和公认的国际法准则,中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应该由新中国接替。但当时的美国政府从其全球战略利益出发,以种种借口对联合国施加压力,企图长期把新中国拒之于联合国大门之外。为此,新中国进行了长达20多年的曲折斗争。中国前外交部长、曾任中国常驻联合国大使李肇星不无感慨地说,“1971年10月25号,第26届联大以压倒多数通过了第2758号决议,恢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一切合法权利。它掀开了中国与联合国合作的新篇章。”

美国等西方国家借口防止共产主义的扩张,对新中国进行孤立和封锁,美国操纵联合国阻挠中国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的行动并没有停止,他们先后筑起了三道防线,从1951年到1960年,美国操纵联大以延期讨论、时机不成熟等理由将新中国的代表权搁置起来。1961年以后,美国以改变中国代表权的问题是重要问题为理由,提出有大会三分之二的多数票方能通过;到上世纪70年代初,美国见大势已去,提出双重代表权案,要求接纳中国的同时,保留台湾的代表权。

回忆这段历史,曾于1990至1993年任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的李道豫大使说:“美国的主观愿望第一还是能够再把中国阻挡几年,第二如果挡不住,那最好能够实现“两个中国”,这是美国的愿望,这表现在美国的提案上。那么第三世界就觉得这种自相矛盾的政策十分可笑,第三世界当然觉得你美国人都在往北京跑,那么为什么还要让我们投反对票,来反对中国进入联合国呢,它(美国)松动了以后,它原来阵营里的人就感觉到再跟你走太无聊了,就拒绝跟它走下去。”

面对美国的种种阻挠,中国进行了不懈的斗争,同时也努力增强本国国力。1964年10月16日,中国成功地试爆了第一颗原子弹,1967年6月17日,中国氢弹试验成功,1971年9月10日,发射第一枚洲际火箭成功,中国发展核武器和远程运载能力的巨大成就打破了核大国的核垄断和核讹诈,与此同时,中国政府宣布,在任何时候和任何情况下,中国都不首先使用核武器,并积极建议召开世界首脑会议,讨论全面禁止和彻底销毁核武器。

从上世纪50年代末开始,亚非拉国家争取和维护民族独立的斗争汹涌澎湃,许多第三世界国家相继冲破殖民统治,建立新兴的民族独立国家,新中国长期支持和无私援助亚非人民的民族解放斗争,对于那些愿意与中国发展关系的友好国家,中国采取的方针是:凡与国民党反动派断绝关系并对中华人民共和国采取友好态度的外国政府,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可在平等互利、互相尊重领土主权的基础上与其谈判,建立外交关系。

李道豫说,“第三世界之所以那么期待那么支持中国进入联合国,首先是因为他们亲身地体验到中国是第三世界最忠实的朋友。第二呢,是因为在联合国中,始终受到超级大国和少数追随超级大国的国家的欺压,因此希望有一位强有力的第三世界的朋友,为第三世界仗义执言,那么他们就认为,中国就是这样的国家,也希望中国能够早一天到联合国,和他们站在一起。”

1965年9月,时任中国副总理兼外长的陈毅元帅举行中外记者招待会,他全面阐述了中国的对外政策,再次重申了中国和平共处、独立自主的外交方针,向全世界发出了最强音,充分显示了中华民族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伟大气魄,新中国内政外交取得的成就,成为中国恢复在联合国合法席位有利的内在因素。

60年代末70年代初,美国国力的下降、西欧离心力量的加剧、第三世界国家的崛起形成了中国恢复在联合国合法席位有利的外部条件。1971年7月和10月,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基辛格两次访问中国,这在中美关系史及世界外交史上都是大事,敌对长达20多年的中美关系缓和了,这使一些追随美国遏制中国的国家改变了态度,但形势发展之快连基辛格这样的政治家也估计不足,美国在26届联大上顽固地反对恢复中国的合法席位。然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正是基辛格博士访华,宣布尼克松总统将于1972年访问中国这一行动有力地促进了恢复中国代表权斗争的胜利。

1971年9月21日,第26届联合国大会开幕,中国代表权问题是这次大会的主要议题,提交大会讨论的有三个议案,一是由阿尔巴尼亚等23国联合提出的要求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一切合法权利并立即把国民党集团的代表从联合国一切机构中驱逐出去的提案;二是由美国、日本等22国提出的所谓重要问题提案;三是由美国、日本等19国提出的双重代表权提案。从10月18日开始辩论和审议中国代表权问题,在一周的辩论中,约有80个国家的代表在会上发了言,许多代表在发言中批评了美国错误的对华政策,反对其制造“两个中国”的立场。

1971年10月26日,正值北京的深秋季节,空气中已有些寒意。这天北京的天气跟往常一样,蓝天白云,空气清澈透亮。大样彼岸的纽约东河之滨,联合国大楼,灯火通明,大会会议厅里,气愤紧张。经过8天的激烈辩论,亲台势力使尽了浑身解数,联合国大会于当地时间10月25日晚上11点多钟,对恢复中国在联合国合法席位的决议草案进行表决。

131个会员国投票,76票赞成,17票弃权,35票反对,通过了具有历史意义的2758号决议。顿时,会议厅里支持中国的代表们欢呼雀跃,时任坦桑尼亚大使、常驻联合国代表萨利姆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跳起舞来!他高兴地说,这是向全世界宣告:第三世界国家,中小国家,可以在联合国讲坛上扬眉吐气地表达自己意见了。这欢腾的场面在联合国历史上前所未有。

这一天,是一个值得中国和世界纪念的日子。这不仅是中国人民的胜利,也是所有主持正义国家的胜利,对国际局势和联合国的发展有着历史影响。曾参与争取恢复中国在联合国合法席位及之后进驻联合国的筹备工作、并于1980年至1985年间任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的凌青老先生回忆说,“中国进入联合国这样一个全世界最大的政府间的国际组织,这应该说是中国外交的一个巨大胜利。从世界的意义来讲呢,当然也是一个很大的胜利,因为中国的外交是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共同发展的,是支持第三世界,这是我们的基本方针政策,这样一个政治力量进入到联合国去,会发挥它的影响。”

这一具有历史意义的2758号决议是时任联合国秘书长吴丹发挥聪明才智,在第一时间成功地报告给当时尚未与联合国有任何联系的中国政府的。1971年10月25日,中国外交部同时收到了美、英、法几大通讯社以大字标题报道关于第26届联大解决了中国代表权问题,紧接着又收到了吴丹秘书长的专电,他巧妙地通过上述通讯社电传,以向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部长致信的方式正式告知中国政府关于联大通过的2758号决议内容和表决结果。这位获得35个博士学位的缅甸学子,在自己10年的秘书长任期内为中国这个世界人口最多的发展中国家恢复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做出了贡献,这位优秀的联合国秘书长,为亚洲、为全世界发展中国家争得了荣誉!

第26届联大恢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这一振奋人心的消息使远在大洋彼岸的中国北京一片欢腾!

高梁,原新华社国际部记者,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成为第26届联合国大会中国代表团先谴组的一员。在高梁的家里存放着这样一张照片,那是他在联合国大厦大厅里的留影,高粱说,这是自己最珍爱的一张照片,而那段经历也是自己最珍贵的记忆。高梁与联合国的渊源,是从1971年10月26日新华社收到的一条来自美国的电讯稿开始的,回忆起当时的情景,高梁说,“那时的北京时间是10月26日的10点钟,通过以后,我们看这个电讯,会场上的沸腾、激昂的那个情况,我们也随着很激动,大家热烈鼓掌,鼓掌了两分钟,然后大家互相拥抱、握手、祝贺,有些非洲国家特别高兴,喊“我们胜利了,中国万岁”,这种情况在联合国历史上是没有的。那时侯简直成为世界上震动的大消息,大家虽说看到这个情况很激动,但是恐怕很少人,包括我自己在内,都没有想到表决结果,来得这么快,来得这么早。”

2758号决议案通过后,联合国秘书长吴丹致电中华人民共和国总理周恩来,欢迎中国正式派遣代表团出席第26届联合国大会,吴丹感慨地说,他担任联合国秘书长以来,就致力于实现联合国的普遍性,但过去的联合国就像个学子,现在,恢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合法席位,联合国才能够真正开始工作。这是中国外交的伟大胜利,经中央批准,外交部很快对吴丹来信给予正式答复,告知中国近期将派代表团出席第26届联大。之后,中国便开始了紧张的准备工作,而高梁也正是在这个时候改变了自己的命运,从一名记者变成了一名外交官。

高梁:“我就在11月2日接到的通知,原来新华社派我去,是随中国代表团到联合国大会上进行采访,原来是去做记者,但是到了代表团报到的时候,中国代表符浩同志就告诉我,代表团领导决定,由我先率几位同志,作为先遣小组,先去几天,并且要求我三天之内要出发。”

1971年11月1日,格林威治时间13点,北京时间21点,鲜艳的五星红旗第一次在位于纽约东河畔的联合国总部升起,迎风飘扬的五星红旗骄傲地迎接即将到来的新中国代表团,11月9日,中国代表团启程前往纽约的消息成为当天全世界的重要新闻,乔冠华团长带着自信的笑容来到联合国。作为中国赴第26届联合国大会代表团的代表,熊向晖老人多年后这样为我们讲述,“毛主席讲,1950年,伍修权到联合国控诉美国侵略台湾,而你们这时候去,不是控诉,不是告状,是去伸张正义,是为世界人民长世界人民志气,灭超级大国的威风。”

11月15日,中国代表团出席了联合国举行的大会,大会原定的议程是世界裁军会议。结果,这天竟成为欢迎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团的庆祝会,一位智利代表这样描述当时的情景,“中国人到联合国来就好象他们是从月球或者火星上来的,是素不相识或神话般的人物。”新中国代表团的出现引起了联合国历史上空前的轰动。

中国代表团团长乔冠华铿锵有力的讲话言犹在耳:“我们一贯主张,国家不论大小,应该一律平等,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应该成为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准则,各国人民有权按照自己的意愿。选择本国的社会制度,有权维护本国的独立主权和领土完整,任何国家都无权对另一个国家进行侵略、颠覆、统治、干涉和欺侮,我们反对大国凌辱小国,小国依附于大国的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的理论,我们反对大国欺负小国,强国欺负弱国的强权政治和霸权主义,我们主张,任何国家的事要由这个国家的人民自己来管,全世界的事要由世界各国来管,联合国的事要由参加联合国的所有国家共同来管。不容许超级大国超级垄断,超级大国就是要超人一等,骑在别人头上称王称霸,中国现在不做,将来也永远不做侵略、颠覆、统治、干涉或欺侮别人的超级大国。我们希望联合国宪章的精神能够得到真正的贯彻,我们将和一切爱好和平,主持正义的国家和人民站一起,和维护各国的民族独立和国家主权,和维护世界和平,促进人类进步事业而共同努力。”

乔冠华的发言拉开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参与联合国事务的序幕,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后的中国坚定地同广大发展中国家站在一起,积极支持联合国根据宪章的宗旨和原则开展各项工作,并以自己卓有成效的建设性努力在联合国事务中赢得了信赖和赞誉。身为联合国安理会五大常任理事国,中国无论是在联合国多边、双边磋商中,还是在联合国改革问题上,都把维护广大发展中国家利益放在第一位,坚决支持第三世界国家,维护民族独立,发展民族经济的斗争。中国进入联合国这样一个全世界最大的政府间国际组织,不仅是中国外交的一个胜利,对世界而言也是一个重大的胜利。

中国前外交部长、曾任中国常驻联合国大使李肇星说:“我们是从人类共同利益出发,一直具体到我们严格按照《联合国宪章》所确定的基本原则来办事,我们主持公道,为正义说话,我们坚持原则,为世界人民特别是发展中国家人民来主张正义。”

在第26届联合国大会结束之后,黄华作为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留在纽约,成为新中国第一位联合国常驻代表,也第一次在美国过了圣诞节,回想起那个难忘的圣诞节,黄华老先生还给我们讲述了这样一个有趣的小故事,“代表团当时没有自己的房子,住在旅馆里面,叫做罗斯福旅馆,过去是一个很老的,很有名的一个饭店,我们代表团住在14层,我们代表团的窗户,一个大的会议室的窗户,对面正是美国一个银行的办公室,窗户对窗户,在圣诞节即将来临的那一天,对方在窗户外面,贴出一张大幅白纸写下的话,就叫,美帝国主义的走狗们,谨向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代表致以节日的问候,用浓笔写下的这样一个醒目的祝贺的大卡片,看到这个,确实使我们感到美国人的幽默和友好,美国人文化里边,狗是很可爱的。”

坐落在纽约曼哈顿岛上的联合国大楼始终是世界人民关注的中心,也是备受各国新闻界跟踪的焦点。一踏上联合国总部大厦入口处的台阶,就能看到一把铜铸的手枪,枪管却被打了个结。这是一把扭曲的手枪,它意味着世界人民需要和平而不是武器,这个卢森堡赠送的雕塑不是很大,却涵义深刻,让人深切地体会到作品所要传达的信息:不要暴力!

在联合国的广场上矗立着一个破损的地球,它在时刻警示着人们,如果不爱护自然,地球就难以负载生存在上面的人类。每天,象征着190多个主权国家的旗帜在这里冉冉升起,迎风飘扬。

耸立在纽约东河畔的联合国总部,以其挺拔隽秀的设计在曼哈顿众多摩天大楼中独树一帜。这幢摩天大楼就是当今世界上最大的国际组织——联合国总部所在地。1946年在英国伦敦举行的第一届联合国大会,讨论接受美国的邀请,将联合国的永久总部设在美国纽约,1948年,联合国总部大厦在纽约东河之滨破土兴建,它占地18英里,四年后,这座水天一色的联合国大厦竣工。联合国创建于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的凯歌声中。半个多世纪以来,在大多数国家的共同努力下,联合国所肩负的历史使命和它对国际事务的独特影响是世界上其他国际组织所不能代替的。

中国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以来,在联合国框架内,为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共同发展都做出了自己应有的贡献。在国际和地区热点问题上,中国一贯主张通过谈判、对话等政治和外交手段,和平解决争端,反对在国际关系中使用武力或以武力相威胁。

1995年10月22日,时任中国国家主席的江泽民赴美国纽约出席联合国成立50周年纪念活动,这是中国国家元首首次参加联合国会议。江泽民主席向联合国总部赠送了一样寓意深邃的礼物——世纪宝鼎,这座宝鼎高2.1米,象征着21世纪,2米见方的鼎上有56条魁龙文饰,象征着华夏子孙由56个民族组成,都是龙的传人。时任联合国秘书长加利在热情洋溢的答词中准确地理解和阐明了宝鼎的深刻内涵,他说,鼎在中国历史上象征着安定与和平,这尊宝鼎体现了中国文明的伟大品格和值得自豪的古老历史,体现了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和辉煌灿烂,更体现了它在辉煌历史的基础上再接再厉创造更伟大的未来的决心!

联合国需要中国,中国需要联合国。60多年来,联合国历经国际风云变幻,在曲折的道路上成长壮大,为人类的和平与繁荣作出了重要贡献。如今的联合国已从创建之初的51个会员国发展为一个拥有193个会员国的国际大家庭,成为当代由主权国家组成的最具普遍性和权威性的政府间国际组织。

在2005年于纽约总部举行的联合国成立60周年首脑会议上,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发表了题为《努力建设持久和平、共同繁荣的和谐世界》的重要讲话,胡锦涛在讲话中指出,联合国的成立是人类历史上一件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大事,“联合国作为集体安全机制的核心,其作用只能加强,不能削弱。我们要树立互信、互利、平等、协作的新安全观,建立公平、有效的集体安全机制;我们应该鼓励和支持以和平方式解决国际争端或冲突;应该加强合作。”

 

分享到:

相关新闻

要闻速递

专题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