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护胜利成果要有新作为(铭记历史 警示未来)

2015-06-10 11:14:26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责编:蒋俊]
字体:【

原标题: 维护胜利成果要有新作为(铭记历史 警示未来)

5月9日,俄罗斯在莫斯科红场举行盛大阅兵,庆祝卫国战争胜利70周年,中国方阵亮相。

5月14日,在俄罗斯顿河畔罗斯托夫,参加儿童阅兵式的孩子们手持参加二战的苏联红军士兵与退伍老战士的照片。

是谁用生命换来和平

安德烈·纳扎洛夫

反法西斯同盟最终取得胜利,帮助人类走出战争的泥沼,走向稳定与发展。可以说这场战争改变了世界。

战争爆发最直接的导火索是法西斯政权的崛起。1933年,刚刚上台的希特勒宣誓要修正世界秩序,为日耳曼民族夺取新的生存空间。为实现其称霸全球的野心,德国法西斯在东西方均发展了盟友,即日本和意大利。意大利法西斯梦想能统治地中海和北非,日本军国主义则图谋征服整个东亚地区。

面对法西斯政权的不断壮大,西方国家非但没将纳粹主义扼杀在摇篮里,反而采取“绥靖政策”,压制苏联和社会主义的发展,无视德国法西斯对外扩张。西方对日本的纵容,使日本肆无忌惮地侵略中国,犯下滔天罪行。

时至今日,极端的民族主义思想仍在欧洲部分地区存在,而日本一些政客依旧虔诚地供奉军国主义分子。二战的伤痛告诉我们,这些都是威胁世界和平与稳定的因素。各国都应对这些危险萌芽提高警惕,切勿使其找到适合生长的土壤,更不能对其恣意发展视而不见。唯有在根源上切断点燃战争之火的引线,才能保证国际社会的长治久安。

二战胜利70年来,人类社会日新月异的发展得益于战后建立的稳定的国际格局。由反法西斯联盟演化而来的联合国在维护国际和平与安全、促进人类进步与发展方面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联合国的存在使某些大国操纵国际政治经济格局的企图破灭,成功避免了全球性的战争。战后,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广泛开展的反殖民斗争,击溃了帝国主义建立的殖民体系,众多国家争取到平等发展的权利。

当我们享受稳定的国际秩序带来的发展机遇时,绝不能忘记是谁用生命和鲜血换来今天的和平。1941年至1945年,苏联军民用生命换来和平,苏联红军在西线消灭的法西斯比盟军多出1.8至2.5倍。世人也不能忘记在远东战场上,中国人民为抗击日本侵略付出的巨大牺牲。正因为中国在远东牵制住日本军国主义侵略的步伐,为苏联打击德国法西斯、为美国对日本发起大规模进攻争取了宝贵时间和重要机遇。日本、德国人民的牺牲也为战争结束发挥了重要作用。

历史不能被重写,更不能重新上演。世界各国举行纪念战争胜利的系列活动,不仅是为了提醒世人牢牢记住给人类带来灾难的罪魁祸首,更是告诫当下妄想颠覆战后格局的政客正视其前人失败的历史。在全球化的今天,各国命运早已联系在一起,一场全球性的战争可能带来比二战更强烈的毁灭性后果。真切希望二战是在地球上最后一场全球性冲突,愿和平永远伴随人类发展。

(作者为俄罗斯战争历史协会主席,本报驻俄罗斯记者林雪丹采访整理)

日 本

何以频频挑起战争

纐缬厚

日本在二战中对中国等亚洲国家人民造成了巨大伤害。现在,亚洲各国要构建和平关系,日本政府与民众持有正确的历史认识非常重要。

2013年,日本学者与前外交官等有识之士在东京成立了“继承与发展村山谈话会”,要求日本政府继承“村山谈话”,在此基础上与中国等亚洲各国友好相处。该会主办各种活动,让更多人意识到继承“村山谈话”的重要意义。正因为有“村山谈话”,日本宪法才能够发挥更大力量。日本宪法非常重要,决不能允许“修改宪法”“架空宪法”等倒行逆施的行为。

日本处于拐点,到底是向右还是向左,非常不确定。经济严峻,政治上也不稳定。如果日本政治不稳定,对中国、韩国、东南亚各国以及美国都不利。一旦如此,日本还有可能像战前一样,成为被孤立的国家,走上侵略战争之路。

我第一次访华是1986年。日本时任首相是中曾根康弘。为什么可能再次发动战争的首相得到国民支持呢?当时大家对此感到不可思议。在很多外国人看来,这样一位主张修改宪法的人当选本身就说明了日本在右倾化与军国主义化。中曾根当了7年首相,日本正如大家所担忧的那样在右倾化。之后,宫泽、大平等所谓的鸽派政治人物当了首相。后来,日本又再度出现桥本、小泉等右翼首相。日本不是一条直线似的右翼化,而是右翼首相之后,相对和平倾向的人当选首相。一直到现在,日本政治一直呈现左右摇摆的“z形”状态。很多日本人都认为日本这个国家如果从整体上不右倾的话就无法存立下去。

今年是日本战败70周年,中国各地举行多场纪念活动,我认为这非常重要和必要。但在日本,与战败70周年相关的学术研讨会等纪念活动计划非常少。

日本差不多在成为近代国家的同时,就成为了一个战争国家。日本最早的对外战争是出兵台湾。1868年明治政府成立,不到10年就出动3500多名士兵侵略台湾,20年之后就发动甲午战争。在今年这个重要历史节点,日本应该认真反思历史,才能面向未来。

日本喜欢用“节点”这个词。每当过去10年、20年、30年就会去思考过去:不足的事情,忘记的事情。今年是战后70周年,那么大的战争,教训应该被充分汲取。然而,非常令人担忧的是,日本想要忘记那场战争。这种“不想从历史中学习的态度”,是非常危险的姿态。这样的话,错误的历史可能重演。如果翻看历史年表就会发现,1874年出兵台湾,1894年甲午战争,1904年日俄战争,1914年一战,每逢4的年份,日本就会参与大的战争,这到底是偶然,还是必然?当然,两方面的因素都有。我认为,有两个必然因素:忘记历史教训,重犯同样错误;战争是日本国家发展的原动力,以为一旦战争胜利,日本可以获得发展。

包括安倍晋三在内的日本大多数政治家,在内阁会议上通过了解禁集体自卫权的内阁决议,以便日本可以与美国一起在国外进行战争。这根本原因在于,日本政客对战争没有丝毫恐怖心,没有认真、彻底反省战争。

(作者为日本国立山口大学副校长,本报驻日本记者刘军国采访整理)

日 本

无权妄谈“国际贡献”

步 平

维护二战胜利成果,首先需要明确战争责任与是非问题。战后,国际社会建立了审判德国法西斯与日本军国主义战争罪行的国际军事审判法庭。这不仅是对被告的处决和判刑,更是通过国际审判,系统地追究德日战争指导者的战争犯罪,使一直对政府宣扬的战争理论深信不疑的德日民众真正了解战争真相。特别是审判时提出的“反和平罪”和“反人道罪”,是国际法上的革命,其法理在战后已经普遍化,对国际政治与国际法的发展影响巨大。

维护二战胜利成果,更需要在国际社会建立维护和平、谴责侵略的有效机制,即联合国和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秩序。面对当前深刻变化的国际形势,绝大部分国家都认识到:必须努力构建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国际关系,才能更好应对各种威胁与挑战,促进人类和平与发展。

战后初期的联邦德国曾把重点聚焦于重建经济,很少关心对纳粹历史的清算。但德国司法界对继续追诉纳粹战犯的锲而不舍,来自以色列和犹太人集团为代表的外部力量的压力,以及年轻一代对父辈战争责任的追究,终于使德国社会发生了变化。1985年,联邦总统魏茨泽克在演讲中旗帜鲜明地指出:5月8日对德国人来说首先是一个值得纪念的解放日,因为它把所有德国人从纳粹的暴力统治中解放出来。德国政治家能够高瞻远瞩地希望德国人应把自己的不幸遭遇归结于罪恶的纳粹统治,这难能可贵。政治家的态度澄清了德国公众的历史疑惑,受到国际舆论赞赏,也除去了德国国际形象上的阴影。

战后日本社会的历史认识也经历了从模糊战争责任到追究军国主义战争指导者的责任,从强调战争被害到反思战争加害的过程。村山富市首相在战后50周年以谈话的形式表示了对战争的反省与道歉。但遗憾的是,在那之前,几乎没有一位首相进行过那样的表态;而在那之后的日本政治家,或态度暧昧,或露骨否认侵略战争责任,而旗帜鲜明地反省战争责任的政治家则遭到批评甚至人身攻击。在战后70周年即将到来时,更有一些日本政治家有意淡化“村山谈话”原则,而强调所谓战后日本国际贡献。日本政治家的这些言行阻碍日本社会正确认识战争责任。日本如果回避过去的战争责任,单纯“关注未来”,则完全违背了二战胜利的成果,很难得到亚洲各国人民的理解与信任,也很难回归亚洲。

二战已结束70年,但总结历史经验与教训的任务仍未完成。任何否认侵略罪行和模糊战争责任的言行都是对人类正义的挑战。维护二战胜利成果,维护世界和平与促进国际社会的发展是人类社会长久的任务。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会长)

缘何安理会有“五常”

彼得·库兹尼克

关于二战有几处背景知识必须明确。

首先,二战的胜利国是谁?在很多美国人心目中,仿佛只有美国才是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者,只有美国才发挥了中坚作用。但历史事实是,俄罗斯、中国等都是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国。苏联抗击了200个师的德国军队,在战争多数时间内,英法只面对10个师。美国在二战期间共牺牲了约40万士兵,苏联损失了2700万。中国作为东方主战场,也付出了巨大牺牲,为抗击日本军国主义做出了巨大贡献。广大发展中国家(当时很多处于被殖民状态)也有很大贡献。否则就不能理解为什么联合国常任理事国有5国,也不能解释为什么二战后一大批殖民地获得独立。

其次,在东方战场,是谁战胜了日本帝国主义?如果你问美国人,很多人可能回答是“原子弹”。这个答案不正确。中国是抵抗日本的主战场,抗击了60%的日本陆军。

最后,反法西斯战争与今天的联系是什么?历史不仅是现在的基础,还给人启迪。在东亚,主要是美日并没有解决好历史问题,其根源是,把历史问题同现实政治联系在一起,目光只停留在短期,而忽视长远的国家利益,最终也不利于现代国际关系的发展。二战后,美国出于“对抗共产主义”的需要,不愿意严肃处理日本的历史问题,甚至对日本的一些甲级战犯也不愿惩罚,而是再次利用他们为自己的政治目的服务。现任首相安倍晋三的家族就是典型例子。安倍晋三的外祖父岸信介在战后本来因是一名甲级战犯受到监禁,后来竟被释放,还出任日本首相。他迫使议会通过了《美日安保条约》,遭到日本民众的强烈反对,被迫下台。岸信介的弟弟佐藤荣作担任首相期间提出“无核三原则”,但私下却嘲笑其为“胡闹”,并暗地支持日本发展核武器。现在,安倍晋三上台后,在历史问题上的作为也就不难理解。日本政府甚至还试图迫使麦格劳—希尔出版公司修改有关“慰安妇”的内容,这值得警惕。如果在历史观上犯错误,历史悲剧就可能重演。

与德国不同,日本从未坦诚面对其侵略历史,承担历史责任。二战期间,日军大肆侵略,犯下无数令人发指的罪行。美国的政策纵容了日本右翼分子否认历史的错误行为,而安倍晋三就是其中代表。安倍政府自组建以来就不断试图粉饰、美化历史。日本宪法规定了日本永远走和平道路,禁止重新军事化,而安倍正竭力更改这一条款。对此,日本人民不会同意。因为,人们懂得重新军事化意味着日本青年将不断卷入海外冲突,造成年轻生命陨灭。

反思历史,首先必须客观认识历史,承认事实。在这个基础上,人们才能共同维护和平稳定的国际秩序,防止战争发生。

(作者为美利坚大学历史系教授,本报驻美国记者张朋辉采访整理)

战后秩序不容冲击

胡德坤

20世纪上半期,人类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的惨祸。一战后,战胜国构建了凡尔赛—华盛顿体系,成立了国际联盟,以维护世界和平与安全。但后来,面对法西斯国家的侵略,英法主导下的国际联盟采取了妥协退让的“绥靖政策”,在制止战争、维护和平、保证世界安全方面无所作为,从而宣告了凡尔赛—华盛顿体系的崩溃。法西斯国家企图打破一战后国际秩序的约束是二战起源的重要内容。

鉴于一战后凡尔赛—华盛顿体系瓦解的教训,二战期间,以美英苏中为首的反法西斯盟国,在战时就开始策划国际秩序的重建。为了打败世界公敌法西斯,各国打破了社会制度、意识形态、宗教信仰的差异,在反法西斯的旗帜下团结奋战,最终取得二战胜利,为战后国际秩序的重建奠定了基础。战时,美英苏中举行了一系列会议,协调各国战略配合的同时,也在磋商战后国际秩序的设想。先后举行了开罗会议、德黑兰会议、雅尔塔会议、波茨坦会议,并签署和发表了一系列宣言、公告、声明、决议等。其中,关于对战后世界的安排,确定了战后国际秩序的基本原则和框架,催生了联合国的诞生,史称雅尔塔体制。1945年10月24日,联合国正式成立,其宗旨是使人类免遭两次大战之惨祸,维护国际和平与安全、促进人类进步与发展。中国是世界反法西斯四大国之一,也是联合国的主要创始国之一,为联合国的创立作出了重要贡献。

二战后国际秩序来之不易,它是世界各国和人民付出沉重代价换来的。与一战后的国际秩序相比,二战后国际秩序的最大差异是:前者是维护少数大国的一己私利,后者是维护世界整体和平;前者是维护资本主义殖民统治的世界秩序,后者是维护不同社会制度国家利益的世界新秩序;一战后只维持了很短的相对和平就爆发了二战,二战后却维持了70年的和平局面,促进了世界社会经济的空前繁荣,开创了和平与发展、合作与共赢的人类历史新时代。尽管二战后的国际秩序受到过冷战冲击,但战后国际秩序框架和运行模式没有大的变化,二战胜利的成果和影响仍在显现。

战后70年的历史表明了二战后国际秩序对维护世界和平与发展的保障作用,世界大多数国家都会努力维护。但日本右翼却死抱着法西斯的皇国史观不放,千方百计否定二战的正义性质,处心积虑为日本法西斯翻案。尤其是当下日本政府成立后,日本右翼势力气焰日益嚣张,明目张胆否定侵略战争的性质。令人担忧的是,日本正密谋修改和平宪法。如果企图得逞,就很难保证日本能坚持走和平的发展道路。这是对二战胜利成果的否定,也是对战后国际秩序的巨大挑战。我们不能姑息养奸。不仅是中韩等二战受害国,美国等有关国家也应站出来阻止这一图谋,共同捍卫战后国际秩序,维护世界和平与发展。

(作者为武汉大学资深教授、中国第二次世界大战史研究会会长)

分享到:

要闻速递

专题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