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国上将钟期光家风透视:红透了心的共产党人

2015-06-04 14:55:17  [来源:湖南日报]    [责编:张文军]
字体:【

饭菜掉桌上,捡起便吃;自己买信封、邮票回复群众来信;从不就子女成长打招呼……这就是开国上将钟期光。母亲节前夕,将军之子钟德浙告诉记者:“我的父亲、母亲一贯艰苦朴素,公私严格分开,从不以权谋私。”

“我是个党员,决不搞歪门邪道”

不让孩子依赖父母,乃将军“家规”。子女升学、就业、入党、提干,从未得父母荫庇。当年,将军7个子女除钟德宁在北京工作,其余都参军、下乡插队,有的落户北大荒。后来,儿女复员或考大学,都就职于普通岗位。将军言:“孩子的路由孩子自己走。只要孩子不搞歪门邪道就好。”

将军之子钟德鲁1968年入伍,1989年还是副团职,趁父亲80寿诞家宴,央求父亲为其晋升说情。将军怒曰:“我是个党员,决不搞歪门邪道,今后绝不许打我的旗号搞任何名堂!”

“妈妈的一件毛衣穿了几十年”

将军夫人、新四军老战士凌奔对子女要求极严,并言传身教。

德宁回忆,学生时代,他们兜里没装过零花钱。学校组织游园,家里只备馒头夹咸菜。四哥高中毕业时去香山聚会,母亲只给3角钱(2角钱买来回车票,1角钱买门票)。家里3个女孩上中学时,穿的都是哥哥们旧衣改的,还打了补丁。中午在家吃饭的人少,父母自己随便吃点,萝卜干、雪里红为两大主菜。母亲的一件毛衣穿了几十年,破损严重;但她一直穿到去世。

“父亲名下没有房产”

1960年,钟期光调任军事科学院副政委,按规定配独门独院。听闻学校无幼儿园,他便将房子上交,换成现金投建幼儿园。其女儿之子欲入托,将军坚拒之。德浙说:“在北京,钟期光的名下没有房产;在平江,钟期光也没有房产(1958年他把老房子给了村里作牛棚)。”

“父亲公私严格分开。”德浙介绍,父亲每日天亮即起,用自己买的信纸、信封、邮票回复群众亲友来信。吃早饭时留几粒米饭,嚼烂粘好邮票、信封,8时前投进信筒再上班。将军临终前,嘱咐子女要讲信任:“出院时,借医院的生活器具要如数归还。”

“一粒粮食也不能浪费”

将军夫妇始终勤俭节约,且对身边人要求甚严。将军部下冯正中回忆:“解放上海,我们接收的小车是旧的。有一次司机跟将军说,换一辆新车吧。将军说,旧车能开就好,为啥一定要新的呢?”

将军部下戴润生称:“将军饮食常是粗茶淡饭,掉在桌上的饭菜随手捡起来就吃。我们说这样不卫生。他严肃地回答,粮食是宝中宝,一粒粮食也不能浪费。”

德浙告诉记者:“父亲在301医院住院,老母身体羸弱,从城南到城北去看他,要转3次公交。她说用公车跑太浪费。”

“哥哥是红透了心的共产党人!”

1962年,将军之妹钟就然的长子李耿成在广西当兵,表现好,内定转干。耿成寄信请舅父拉一把。将军回信道:“你文化不高,不适应部队现代化发展。锄头竖得稳,作田还是本,老家田多,我赞成你回家种田。”耿成遂复员务农。就然责怪将军“铁石心肠”。

1990年春,将军外甥女抗玉去信称,其子在河南当兵,想把他调到舅爷身边培养。将军当时在301医院住院,抱病复信:“亲人在一起不好教育,只能靠组织教育。我已离休,无权过问军中事;即使能调动,也不会违纪去办。”

就然闻之,叹曰:“昱哥(将军乳名)也有难处。哥哥是红透了心的共产党人!”

责任编辑 张文军

分享到:

相关新闻

要闻速递

专题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