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吉星

2015-04-22 07:33:30  [来源:华声在线综合]    [责编:赖泳源]
字体:【

  2011年8月13日晚10:30,长沙黄花国际机场,一群虔诚的志愿者静候在接机大厅,舒展着醒目的横幅——欢迎中国远征军抗日老兵回家。这是由孙春龙先生发现,在我们长沙志愿者的协助下,帮一位抗日老兵圆一个梦,让他穿越千山万水,从遥远的边陲云南芒市,回到阔别79载的家——湖南平江。

  一、虔诚的志愿者精心策划98岁的老兵回家

  的确,这是一位实实在在的中国远征军老兵。我们从“关爱老兵论坛”中获得的信息是:曾辉老先生,19岁离家自愿参加国民革命军,投身抗日战争,先后参加了武汉会战、宜枣战役,1944年成为远征军,参加滇西大反攻,是第二军第九师第二十七团防毒排副排长。资料显示,第二军是中国远征军第十一集团军宋希濂总司令(继任者黄杰)的编制序列,军长王凌云,第九师师长张金廷。这是1944年6月以来中国远征军围攻松山、龙陵的一支劲旅。我们期待老兵曾辉给我们描述当年松山战役的惨烈、悲壮,把我们带到历史的天空中,去感受中华民族、中国人民、中国军队抵御列强、奋不顾身、不屈不挠的刀光剑影。

  老人早已归心似箭。我们8月11号刚从孙春龙先生那得知这个信息,当晚就筹划行程。当时考虑老人年事已高,乘飞机有诸多不便,更要命的是网上的机票已经卖完,买不到8月13日到长沙的机票,于是想把时间往后挪,准备更充分一点。但与老人在芒市的家人联系之后,方知老人心意已决,一天也不愿耽搁,而且只同意坐飞机,想着这样可以快点回家。我们理解一个风烛残年的98岁老人79年没有回家的心愿,通过一切途径做好芒市志愿者和昆明志愿者的衔接工作,并得到了他们的理解和支持,策划了一条从芒市——昆明(飞机)——长沙(飞机)——平江(汽车)的线路。在昆明至长沙的机票售完的情况下,费尽周折买到了8月13日从昆明回长沙的机票,安排好了去平江的车辆,而且在长沙将入住五星级酒店——长沙明城国际大酒店。

  孙春龙先生听了我们的安排,感到非常满意。这里值得说明的是,孙春龙先生是一位大家熟知的对抗战老兵有着深厚感情的记者,他对组织抗战老兵回家的活动倾注了心血。2008年10月19日,他曾经组织一位常德老兵李锡全先生从流落异国他乡的缅甸回家而受到人们的关注和敬佩。我认真拜读了他撰写的《异域1945》一书后,方知他组织那次成功的活动,背后是多么的艰辛。所以,我们决定这次让他少操心一点。那么多湖湘子弟当年血染滇西,有多少人牺牲在异国他乡,今天历经九死一生的老兵想回家,我们这些正在享受和平的后人没有理由不帮助他们实现人生最后的梦想。

  今天到机场的志愿者们,早早就准备了横幅、鲜花,青蛙(网名)还准备了纪念章。大家都是真诚自愿的,我也为他们而感动。在这个竞争激烈的社会中,每个人为工作和生活而奔波,时间是多么的宝贵,有的经济并不宽裕,来去交通也不方便,况且又是深夜,这也是对耐性的一种考验。但想到一位抗日老兵,偏居一隅,忍耐思亲和生活的煎熬,将生命延续到98岁,而无怨无悔,这需要多大的毅力啊!能不能为他们做点什么,也是对我们的一种考验。

  按预定航程安排,昆明到长沙的班机,晚上9:40起飞,11:05分到达。接机行动要求志愿者们10:30到机场。正当我们准备展开横幅的时候,传来消息,昆明机场因雷雨延迟起飞。我们关切的询问消息,第一次告知是11:20到,接着又告知12点10分到,随后又告知12:29分到。我暗想,真是好事多磨,回家的路是多么的漫长啊,老人足足等了79年,在狭小的机舱里还要耽误一个多小时。我们焦急,老人可能更难受、更着急。我们心里默念:老天保佑可怜的老人,停一会雨,让他回家吧!79年了,他一天也不愿再等了。

  志愿者在机场等候曾辉老人的到来

  终于,机场的播音员传来了确切的信息,昆明到长沙的班机降落了。志愿者们迅速展开“欢迎中国远征军抗日老兵回家”的横幅,不知哪里冒出来一堆摄影机,一齐涌向出口。又过了十分钟,终于一位坐着轮椅的老者出现在大厅,胸前隐约戴着一个证章,有志愿者告诉我们,那是他们赠送了自作的证章送给老兵作纪念。

  轮椅终于到了出口,就是这位曾老先生,19岁离家至今,第一次踏上魂牵梦萦的故土。志愿者梅女士等捧上带着故乡清香的鲜花,老人瞬间被包围在鲜花和闪光灯之中。我们不想挤到前面,担心堵塞老人回家的通道。在青蛙的组织下,齐喊:“欢迎老兵回家”、 “欢迎老兵回家”,以表达我们的心情,表达共同的心愿。

  被鲜花、志愿者、新闻媒体包围着的曾老

  我亲眼看到,老人眼里噙着眼泪,但始终没有掉下来。老人是在战场的死人堆中钻出来的,什么场合没见过,面对家乡的热烈,他是坚强的。他不断的挥着右手,向欢迎的人群致意。待记者们把镜头抢足了,我悄然挤到轮椅边,仔细察看这位当年参加过著名松山战役的湘籍老兵——手臂上全然没有血色,像一颗老树崛强的根;脸上看不到任何光泽,却似曾相识——呵,那是在油画中见过的历经风霜但无所畏惧的老人头像。我悄悄握一下老人的手,似乎回到当年的峥嵘岁月。老人身躯干瘦,据他儿子曾伟讲,因去年生了一场病造成的,以前身体还很硬朗,每餐要吃三-四碗饭。我知道老人有很多话要说,我们有很多悬念要问,但老人的身体不允许,只好引导赶快离开机场去下榻的明城酒店。

  在志愿者的簇拥下,曾辉老人一行脱身媒体的包围,于8月14日凌晨2点终于入住位于星沙开发区五星级酒店明城大酒店。英雄回家,应该享受高规格待遇。我们担心老人休息太晚,影响身体,建议原定于上午九点出发的时间推后半小时,但老人已归心似箭,坚持时间不变。

  未完待续

分享到:

相关新闻

要闻速递

专题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