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福荫:史书里有他一段演义

2015-04-22 06:56:13  [来源:华声在线综合]    [责编:赖泳源]
字体:【

  “还我河山”一员虎将 史书里有他一段演义

  老兵档案

  黄福荫

  籍贯︓湖南湘乡

  出生于1913年

  知道有人要登门拜访,黄福荫一早就搬了张凳子坐在小院门口,半个身子探出门外,生怕来客找不到他家,胸前的抗战胜利纪念奖章擦得锃亮。

  黄老当过师、军两级参谋长,文化水平非同一般。虽晚年失聪,记者写在小本上的提问他扫上一眼就能滔滔不绝讲上一大段。虽湘乡口音浓厚,但字句铿锵,清晰易懂。

  罗店争夺战,亲历“绞肉机”

  黄福荫从军不久就率部投入淞沪会战中,与日军激战于罗店,当时罗店争夺战被日军方面史称为“血肉磨坊”。“一战有‘凡尔登绞肉机’,二战的‘绞肉机’就在罗店,大小阵地,时常上午攻克,下午失守,晚上又再次夺回。我们79团在战斗中几乎伤亡殆尽,有数个连队从连长到战士,无一生还……”黄老至今仍能一口气报出10多个牺牲战友的名字,“整个城镇片瓦无存,唯余焦土”。

  淞沪会战之后,黄福荫加入54军,从武汉一路打到腾冲,在这支被称为“还我河山”的部队中服役近10年。据黄老回忆,1939年夏,陈烈在湖南常德升任54军军长后,制作了一批白底红字,长约8厘米、宽约5厘米的臂章,上书“还我河山”。“此后,‘还我河山’就成为54军代号,每次大战,全军上下必绑着这枚臂章,抱着必死之心冲向敌阵。”

  腾冲血战,一个电话救命

  1944年5月至11月间,黄福荫参加隶属于中国远征军的第二十集团军、54军反攻滇西的诸场战役,先后亲历了强渡怒江、翻越高黎贡山、攻克腾冲战役。

  如今,黄老记忆最深刻的战斗还要数腾冲巷战。腾冲城内最后时刻日军仍顽守不降,据民房抵抗,我军持步枪和火箭逐间攻克房屋,最后有间民房内有25名日军固守,倚仗最后残留的一门炮,仍向我军射击。“我当时阵地指挥所有两门炮,拉锯战进行得异常激烈。一个师部来电话问什么时候能消灭最后的敌人,没想到这个电话居然救了我一命。我前脚走进防空洞,日军打过来的炮弹在阵地前爆炸,美军上尉联络官卡普顿被击中,他当场牺牲了。”

  战后生活

  未提史书事迹 能画作战地图

  以章回演义形式所写的史卷《中日战争内幕全公开》一书中以“恶斗狼师李延年水淹田家镇,掩护主帅黄福荫奋守大冶城”为题描写了黄福荫率加强营营救第二兵团总司令张发奎的英勇战迹。采访过程中,老人并未提起这段往事。而是一直念叨着“腾冲死伤太大”。

  “‘呜’,一颗炮弹从对面的房子里打过来,‘嘭’的一声,几位战友在我的面前被炸死。”黄老在白纸上画着作战地图,口里模仿着炮弹轨迹的声音。那一刻,记者仿佛置身于血与火交织的滇西战场,而100岁高龄,须发皆白的黄老,似乎做回了意气风发的54军593团的副团长。

分享到:

相关新闻

要闻速递

专题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