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山战役

2015-04-21 21:17:43  [来源:华声在线综合]    [责编:龙腾]
字体:【

松山战役又称松山会战、松山之战,它是抗日战争滇西缅北战役中的一部分。远征军于1944年6月4日进攻位于龙陵县腊勐乡的松山,历时95天,本次战役胜利将战线外推,打破滇西战役僵局,同时,拉开了中国大反攻序幕。

作战经过

第一阶段[编辑]1944年6月1日,怒江东岸远征军重炮射击松山、音部山日军阵地。第十一集团军71军新28师强渡怒江,向竹子坡攻击前进。远征军突然发动的左翼攻势令日军陷入被动。但国民革命军对敌情报严重缺失,错估松山日军仅三四百人,故非常轻敌,甚至在71军新28师移交任务时,转给第8军的仍是“其情报敌仅三四百人,炮一二门,据有坚强之工事”。而日军因为战前取得正确资讯,完全掌握了国军的攻势方向,故各防卫队均在战前完成了正确的兵力部属,这让整个松山战役打得更久也更加惨烈。

一战松山

1944年6月4日——7月1日。由于低估日军防卫能力,远征军仅派71军新28师的82团、83团、第6军新39师第117团这三个团进行攻坚任务,指挥由71军新28师副师长王治熙、第71军军长钟彬负责。然而早有准备的日军利用暗堡与地道交织了成功的火力剿杀圈,并辅以夜袭带给国军极大的压力,攻坚人员在松山的外围阵地地竹子坡、腊孟街及阴登山前便被挡下。

6月4日,71军新28师82团(团长黄文徽)占领竹子坡,并将报告师部日军夜袭伎俩,但未获重视。

6月5日,71军新28师82团攻击阴登山阵地。阴登山有六七十度陡坡,到处是暗堡,为松山主峰屏障。远征军进入阵地100米内日军才突然开火。冲击山顶的第3营仅一个排的人生还。东岸山炮营支援下82团另两次山顶冲峰均遭失败。83团一部破坏了淘金河公路桥梁,切断龙陵日军增援通路。第82团再次报告日军偷袭未遂险情,建议通报各部保持高度警觉。

6月6日,82团调2具美式“巴祖卡”火箭筒、3具M2火焰喷射器。步兵越过铁丝网,冲上山顶,与日军肉搏。但反斜面及松山日军炮火向山顶轰击,国民革命军撤出战斗。7连梁连长、9连李连长阵亡,全团伤亡50余人,计日军伤亡不下于此。另83团3营推进至滚龙坡前。

6月7日82团夺取阴登山阵地,日军队长被炸断腿自杀。83团攻击滚龙坡。滚龙坡为竹子坡后最高点,如能占领则松山日军腹背受敌,故战事激烈不下于阴登山争夺战。

6月8日-20日,总体战事陷入僵局。11日,第6军新39师117团划归新28师。13日,国民革命军在向导带领下破坏日军由黄土坡至大垭口、阴登山供水管。

15日,83团3连占领阴登山侧防小堡垒3个。17日,82团占领阴登山山顶大部,83团夺大垭口堡垒2个。松山攻势无大进展,龙陵反现危局,卫立煌被迫运用远征军总预备队新编第8军,荣1师2团3营、荣3团拨71军攻打松山。20日,82团完全占领阴登山,但已无力攻松山。83团、84团2营攻滚龙坡。国民革命军重炮无意间命中大垭口敌炮兵弹药库。至此,松山攻击中国民革命军各部伤亡1600多人,其中新28师伤亡逾千。6月中旬雨季来临,山洪暴发,怒江江面涨宽一倍,交通断绝,山道泥泞,骡马、飞机均不能行。无后勤保障,远征军军心动摇,攻势颓退,虽人数占优,但天时地利不利,背水一战,交通受阻,大雨滂沱,进攻困难。

21日,卫立煌、宋希濂都认识到原计划中处于次要位置的松山已成为关键,松山不克,则可能全线崩溃。遂令71军钟彬军长率新28师84团主力,转至松山督战指挥。

6月22—23日,71军军长部署第6军新39师117团、71军新28师82、83、84团1营、71军山炮连攻击松山日军。伤亡甚重。

27日,钟彬令刘又军为前线指挥官,以117团、炮1团最后一次步炮协同攻击,失利。到7月初第8军接防为止,攻下了日军竹子坡、腊勐街、阴登山几个支撑点,然而离主阵地仍遥遥无期。这波攻势28师与新39师117团伤亡近1700人(士兵阵亡805人,伤763人;军官阵亡50人,伤108人),在抗战后期一个团多在一千人左右,这种超过50%的伤亡率几让这几支部队得退出战场整补,至于其牺牲换取的是毙伤日军596人。

6月28日,日军第二百四十飞行战队的六架飞机给守备队空投了弹药补给,这是松山战役以来日军飞机首次出现,日军士气大受鼓舞。

第二阶段[编辑]1944年6月30日,卫立煌决心将远征军总预备队新编第8军担任松山攻坚,令第8军军长何绍周接替71军军长钟彬,完成指挥权交接。7月1日,何绍周抵达。怒江简易桥修复通车。第6军新39师117团转调龙陵。

二战松山 7月2日—7月6日,荣3团第1、2营主攻松山子高地未果,但占领北侧阵地(后爆破子高地坑道即由此处往前开挖)。何绍周召开营以上作战会议。最重要的决定,是由直攻改为从滚龙坡侧击。此后一劈到底,再未改变。

三战松山 1944年7月7日—7月11日,第82师246团、荣3团主力、荣2团第3营进攻滚龙坡、大垭口、子高地未果。何绍周在前线召集师团长会议。战术改进:不能仅以占领制高点为目标,须攻克堡垒,全歼守敌。

具体方法是:采取限制目标攻击法,逐步攻略,避免一举突贯;以占领高地棱线为满足,绝对禁止突下反斜面,以免被袭;以有力之兵占领敌工一中,逐步严密肃敌;必以炮火先行破坏敌堡。进攻重点仍是滚龙坡,再逐步推进。松山战役(包括密支那、腾冲战役)成为中国军队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全胜的攻坚战。第8军103师307团奉远征军司令长官部令,自祥去车运抵达腊孟街。

7月10日,远征军司令长官部调71军山炮第1连赴平戛,何绍周请示暂缓,未得允许。第8军自第11兵站分站取得补充弹药步机枪弹2万发、炮弹1379颗。

四战松山 7月12日—7月19日,103师307团,82师246团,荣3团、荣2团第3营,攻击滚龙坡、大垭口、子高地未果。7月14日,何绍周电告东岸炮兵调整战术,改区域性轰炸为限制目标,精度射击,定点破坏。至此确立对敌阵地“先行软化,再行攻略”方针。

五战松山 7月20日—7月25日,103师307、308团,82师246团,荣2团第3营,夺取了滚龙坡丙、丁、庚高地。军长何绍周将指挥所设在竹子坡,卫立煌也2次亲临。总结经验:不能急于求成,应弄清敌情,步炮协同逐一破坏;昼夜对壕作业,蚂蚁啃骨头。

20日,日军联队长要求113联队副官真锅邦人大尉必要时烧掉军旗。日军打算偷袭国民革命军指挥部,但未成功。21日,本道阵地守备队长井上要次郎中炮毙命。

23日,15架日机空降物资。国民革命军展开中国近代战争史上罕见的步、炮、空等诸兵种联合攻击作战。何绍周要求各师指挥部于阵前1000米内;团指挥部于500米内;军指挥部距中央阵地1000米内,均在敌重武器有效射程内。战术总结:推进山炮于最近距离,集中一点续发,迫敌下行,国民革命军再封堵、喷火。

六战松山 7月26日—8月2日,103师308团、中央队246团,夺取了滚龙坡戊、乙、甲高地。7.26,日机空投轰炸,被国民革命军炮击伤敌轰炸机两架,击落一架。7月29日李弥副军长从龙陵转至松山协助何绍周。7.31,308团2营占领滚龙坡戊高地。8.1,307团破坏日军第二蓄水槽,炮毁敌仓库。何绍周令71军山炮营2连组成“单炮敢死队”,推进至阵前摧毁堡垒。8.2,何绍周被迫下令炮击已高地,国民革命军246团几十士兵与日军同归于国民革命军炮火,终于占领滚龙坡,斩断敌阵之首。

七战松山 8月3日—8月19日,荣2团3营,246团主力,308、307团,攻击小松山巳、午、未高地未果;夺取大垭口已、壬、癸、辛高地。8.3,蒋介石严令卫立煌转第8军于9月上旬克服松山,“如果违限不克,军、师、团长应以贻误戎机领罪!”何绍周遂召集众将开会,决定对子高地实施“坑道爆破”。8月7日为掩护坑道作业由82师副师长王景渊为攻击指挥官,统率82师246团(团长曾元三)和军工兵营,采取对壕作业办法,在日军子高地(松山顶峰)下挖坑道用炸药爆破山顶,为掩护坑道作业而进行的牵制性攻击,伤亡颇重。日军守备队长金光惠次朗下令重伤员自杀,遭抵制。日军派出小队夜袭,炸毁国民革命军4门火炮。12日,击毁敌机一架。13日,307团前锋夜袭大寨,下士班长张学成带3名战士冲入敌113联队司令部,缴获日军113联队关防印鉴。15日起,敌预感国民革命军爆破子高地意图。17日,原守保山机场的荣3团3营归建。18日,敌机21架轰炸惠通桥。19日晨,120箱、共3000公斤美制TNT炸药被装入子高地敌堡下两个药室。

八战松山 8.20—8.27。20日,卫立煌、宋希濂及美国将领至竹子坡观战。预定9:00起爆,因荣3团佯攻未撤而推迟。9点15分,军长何绍周在竹子坡通过电话下令起爆。敌主峰碉堡被冲起数米,烟柱一两百米高。荣3团、82师245团、103师第308、307团,夺取松山子高地,并击退两次敌偷袭。其中21日误传丢失子高地,实际上自20日9点半起,荣3团1营2连、7连以及8连高建国排长所率18名士兵,一直坚守子高地两昼夜,并与21日后来者共同巩固了阵地。

23日,日军守备队长金光惠次郎销毁掩埋了光学器材、被服、阵亡者遗骨、文书。8.24,原驻祥云的103师309团到达,作为最后生力军,对松山之战命运有决定意义。军长何绍周遂指示熊绶春统一指挥该团主攻丑、寅高地,攻击部署必须:牺牲少、效果大、时间短。

25日蒋介石发了封刺激性电报给卫立煌,卫遂派督察组至松山。第8军遂提出弹药不足等问题,并请督察组将军队态势、兵力概要及不能“孤注一掷”攻击之由转报卫立煌,表示绝不违命。

九战松山 8月28日—9月1日,309团、82师245团、荣3团、荣2团3营,307、308团,夺取松山主峰诸高地及大寨一部。29日,日军守备队长金光惠次郎被国民革命军炮毙。309团损失颇重。30日,拉孟守备队向56师团发出求援电报。31日,国民革命军清剿隐蔽工事内之残敌。309团占领4、5号高地。晚10时,何绍周转给熊绶春卫立煌限即日肃清残敌令,然均觉类似此等限日限期令不切实际。

十战松山 9月2日—9月15日,103师各团及直属队、荣3团、第245团、第246团,夺取大寨、黄家水井、黄土坡、马鹿塘,收复松山。9.2,第8军指挥部推进到子高地。清晨6点,何绍周电话命令各部限本日肃清松山之敌,准备通车。午后1时,何绍周转各部卫立煌“申未冬”严令:“松山残余之敌为数甚少;目前全局成败,转捩点全在松山;限该军于本日将松山及大寨之敌全部肃清,不得借口先后及顾虑任何牺牲;如逾限未能达成任务,着将负责之师长、团长一起押解长官部,以军法从事,该军长亦不能辞其责!”307、308团完全攻占大寨。深夜,第8军司令部下达次日最后歼灭全部日军令,103师师长熊绶春为左兵团指挥;82师副师长王景渊为右兵团指挥。另以245团为松山既占地区守备队,副军长李弥统一指挥守备队及右兵团。

1944年9月3日,第309团占领3号高地一座堡垒。当夜,日军组织兵力猛烈反扑,阵地得而复失。卫立煌电令第8军枪毙第309团团长陈永思。

9.4,何绍周令王光炜代理第309团指挥,与陈永思一道率“敢死队”攻占3号高地堡垒。当夜,再次遭到日军偷袭,阵地丢失,部队被冲散。荣3团团长赵发毕率20余名士兵驰援。

9.5,荣3团与第309团将3号高地反扑之敌击退。第307团(附第246团加强连和第103师工兵连、搜索连)、第308团攻克黄家水井。第8军调怒江东岸第244团第1营增援。当夜,松山日军陆续向第56师团发出“最后处置”情况和“诀别”电报。

9.6,第244团第1营抵达战场,接替完备阵地。第245团与荣3团合力攻占3号高地。日军命令重伤员自杀,并杀害部分朝鲜慰安妇,少数慰安妇逃走后获救。

9.7,凌晨,真锅邦人大尉命令野战炮兵五十六联队之木下昌已中尉准备出逃。国民革命军全力聚歼1、2、3号高地及马鹿塘残余之敌。真锅邦人大尉焚烧军旗后独自发起“万岁冲锋”,被国民革命军击毙。松山战役取得完全胜利。

9月9日,蒋介石发电称“获悉松山阵地于9月7日为第8军攻占,心中极为欣慰”;令第20集团军务必在9月18日前攻克腾冲(后于9.14攻克腾冲)。史迪威向远征军最高顾问多恩准将发电祝贺。

9月10日,何绍周致电军委会,提请叙奖第8军参谋长梁筱斋、第82师副师长王景渊、第103师师长熊绶春。9月14日,第20集团军攻克腾冲。日军第33军司令官本多政材决定终止对龙陵攻势,令第2师团断后,指挥龙陵守备队留守,以掩护松井部队救援平戛日军。

9月18日,龙陵守备队长小室钟太郎因擅自后移防线遭斥责,切腹自杀。9.27,卫立煌致电军委会,以“指挥松山战役,战果辉煌”提请颁给第8军军长何绍周青天白日勋章。之后团长赵发毕、王光炜,营长谢梦熊(阵亡)、黄人伟亦获青天白日勋章;军政部授予第8军103师以特殊战功部队最高荣誉“飞虎旗”一面。

10.29,远征军各部在炮兵、空军协同配合下向龙陵守敌发起第三次总攻。11.3,国民革命军收复龙陵,日军沿滇缅公路向芒市溃逃。

分享到:

相关新闻

要闻速递

专题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