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适存

2015-04-21 07:15:28      [责编:赖泳源]
字体:【

  舒适存(湖南平江):新六军副军长

  昆仑关之战,日军一个旅团,全被歼灭,中村旅团长战死,为抗战八年中最成功的攻击,此时我是新编第五军(军长杜聿明)荣誉第一师副师长兼参谋长,亲与此役。

  台儿庄战后,关麟徵军长欲调我为参谋长,曾派姚国俊君来徵求我的同意,我因与第二师前师长郑洞国有约在先,一有新职随调随往,所以对关的盛意,只好婉辞。未几,郑被派任荣誉第一师师长驻零陵,调我前往,关曾写信送行,有「兄之去,有古义士风,钦敬之馀,尤使弟爱才难舍」之语。

  荣誉师是由伤愈士兵拨编而成,打仗有经验,统驭较麻烦,鄂东战后,残破不堪,调驻零陵整训,我到职后,由於师长的信任,悉心策划,锐意整顿,在训练方面,革除旧的形式主义,侧重战鬪训练,经过六个月的时间,於昆仑关之役,卓有成效。

  敌军於二十八年冬,由南宁进踞昆仑关,也就是宋代名将狄青元夜夺关的地方,第五军奉命进攻,以第二百师任正面,荣誉第一师任右翼,新二十二师由右迂回至昆仑关背后,截断南宁交通,经过五昼夜的猛烈攻击,敌军顽强抵抗,我军伤亡重大,进展极微,几欲断念战鬪。

  昆仑关西南的罗塘高地,为敌重要据点,配有轻重机枪多挺,迫击抱多门,足以瞰制公路两侧,进攻不易,如能攻下这一要点,则战局大有希望。

  由於我的建议,卽受命至仙女山阵地策划攻略该要点,由第二团(团长汪波来台后曾任石门水库警察副队长)抽出一个营的兵力,担任攻击,我是正午到达仙女山阵地的,预定黄昏攻击开始,但好事多磨,障碍重重,首先是攻击队的组织遭受困难,因连日苦战,伤亡过多,苦守阵地的战鬪兵,无法抽出一个营的兵力,汪团长意欲展期至明日,佚接防部队到达,再行攻击,我以时机紧迫,决心不宜变更,坚持尽可能的抽调,有多少,算多少,就是不足一个营,只要有两个连也就可以了,这样,汪也只好勉强照办,要算排除了第一障碍,等到下午四时,与我直协的抱兵,因敌机低空盘旋,久久不去,又以不能射击,请求改期,我的答覆是决不改期,请立刻完成射击准备,等到黄昏时候,敌机必去,抱兵待命发射,这样当然没有问题,抱兵也同意了,到了五时左右,已是攻击开始的直前了,忽接师长电话:本师阵地右翼前方的金龙山,原有我一个连的警戒,此时已被敌攻占,危及师的指挥所,对罗塘要点的攻击,是否需要停止,徵求我的意见,我说时已黄昏,金龙山到师部还要越过一个高山,日军对我从不夜间攻击,师部还控制有一个工兵连,请将该连在师部南面山上的鞍部占领阵地,对敌警戒,可保无虞,我的攻击不变,马上开始,师长也同意了,於是通知抱兵开始射击,此时攻击部队已潜进到达敌阵直前之山麓,德造十五榴重抱,命中精确,威力强大,一时敌阵火光四射,已大收摧毁之效,一面命抱兵延伸射击,一面命步兵突击,约经半小时之抟鬪,遂将该地占领,据守该地的敌兵一个加强连,全被歼灭,战局为之改观,军长杜聿明乃决心对昆仑关继续攻击,终於造成大捷。

  最后敌军残部,仍踞昆仑关西南的「四四一」高地,负嵎顽抗,荣誉师在全师各团中抽调尚堪任战之兵,仅得一百八十人,仍由汪波,和吴啸亚两团长指挥攻击该高地,敌仍作困兽鬪,并施放催泪瓦斯,我英勇战士知道只有愈迫近敌人,愈爬上山顶,愈能减少毒气危害,就在这一瞬间,一鼓作气,冲上山顶,与敌肉抟,残敌溃走,遂结胜利之局,汪曾有诗以纪其事云:「仙女山前战血寒,毒氛到处阵云残,健儿百八齐酣战,夺得昆仑第一关。」

分享到:

相关新闻

要闻速递

专题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