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_url_str#] “老虎仔”薛岳与长沙保卫战 - 抗战将领 - 清明登高去 采菊祭英魂 - 华声在线专题

“老虎仔”薛岳与长沙保卫战

2015-04-02 16:44:56      [责编:蒋俊]
字体:【

薛岳

长沙保卫战是抗日战争中最著名的战役之一,从1939年9月到1944年6月,中国军队共进行了四次保卫长沙的作战,其中前三次称为三次长沙会战,最后一次与保卫衡阳等地的作战合称为长衡会战——也被称为豫湘桂会战的第二阶段。

薛岳(1896年12月27日-1998年5月3日),男,原名薛仰岳,字伯陵,绰号“老虎仔”,广东省韶关市乐昌市九峰镇小坪石村人,汉族客家人,国民革命军将领,军事家,被认为是“抗战中歼灭日军最多的中国将领”。

万家岭大捷是武汉保卫战中的外围战役,虽然国军在此重创日军,但整体而言仍处于劣势。1938年10月25日,日军攻占武汉。在此紧张局势下,长沙古城迎来了建城以来的第一次大浩劫。

当年11月8日,日军在攻入湖南北部后轰炸了长沙。9日、11日,临湘、岳阳接连失守,中日两军对峙新墙河,长沙的陷落似乎在指日之间。11日上午,湖南省政府主席张治中接到蒋介石的密令:“长沙如失陷,务将全城焚毁,望事前妥密准备,勿误!”随后,张治中又接到蒋侍从室副主任林蔚的电话,其中特别强调了“对长沙要用焦土政策”。

日本大举侵华的阴谋暴露后,最先提出“焦土抗战”概念的广西名将李宗仁,其提出:在敌强我弱的情势下,作为有纵深地带可以依靠的一方应“举国一致,痛下决心,不惜流尽最后一滴血,更不惜化全国为焦土,以与侵略者做一殊死之抗战。”这一思想,一是为了避免失地物资被日军获取利用,二也是为了表明抗战到底的决心。

接到蒋介石密令后,张治中立即召来警备司令酆悌和省保安处长徐权,由后者初拟了一份“焚城计划”。据长沙市警备司令部参谋长许权回忆,其计划明确要求,“弃守前,需将长沙市的公私建筑和一切不准备运走的物质全部焚毁,不资敌用”,计划由长沙警备司令部警备第二团及长沙市社训总队负责执行,各单位于13日凌晨两点前进入准备位置,放火指挥地点选在了城中位置最高的天心阁。张治中还特别批示,“限明晨(13日)4点准备完毕,我来检阅。”为此,张治中还和酆悌、徐权一起研究组建了“破坏长沙指挥部”,由酆悌负总责,警备第二团团长徐昆任总指挥,社训总队副总队长王伟能及许权任副总指挥。

13日零时,警备二团、社训总队组成一百多个纵火小分队带领汽油、煤油等到达准备位置。不知何故,一部分队员在放火命令下达前即将燃料浇洒各处,而此时日军尚在长沙百里之外。凌晨2时许,长沙南门口外的伤兵医院突然起火,不到一刻钟,南门又有三处起火。接报后,副总指挥许权判断为“一处失慎,三起放火”,但他打电话给警察局长文重孚要求救火时,后者表示警察及消防队员都已撤离,而所有消防车已将水换成了汽油。

按计划,举火应有四重规定:一是省政府的命令,二是警备司令部的命令,三是警报器有节奏的长短笛声,四是天心阁上有火柱。但南门火起后,其他放火小分队不明就里,以为行动已经开始,于是纷纷将点燃的火把投向布置好的油桶及周边房屋。不久,就连天心阁也火光四射,长沙片刻间便陷入火场,大火烧了五天五夜,才自行熄灭。

事后统计,这次大火导致3千余人丧生,全城90%以上的房屋被烧毁,经济损失高达10多亿元,相当于长沙经济总值的43%。11月18日,蒋介石为平息民愤而将张治中撤职查办,酆悌、徐昆、文重孚三人经审判后被枪决。

四战长沙:“老虎仔”大展神威

长沙大火后,薛岳以代理司令长官身份(次年实任)指挥第九战区对日作战,张治中去职后,又兼任湖南省主席。次年4月,薛岳从南浔赶到长沙上任时,这座曾经的名城已形同废墟,一片凄凉,在日军重压之下,要守住这样一座伤城,困难可想而知。

1939年9月,德国进攻波兰,欧战爆发。受此鼓舞,日军也加紧发动攻势,企图攻下长沙后直捣西南,令国民党政府战败投降,以结束侵华战争。为此,冈村宁次指挥十余万日军分进合击,从湘北、赣北、鄂南三个方向进攻长沙。在此情况下,薛岳指挥20余万国军沉着应战,在有利地形的掩护下,日军于10月上旬被击退,双方恢复到1938年的原有态势。

1941年9月,日军再次进犯长沙。此时,第九战区的军队已近40万人,薛岳拟将日军诱至湘北汨罗江南岸后与日军进行主力决战,但由于敌方兵锋凌厉,这一设想未能实施。9月27日,日军首次攻入长沙城,但未及站稳脚跟,薛岳已指挥约10个军的兵力进逼其左翼,日军见势不好,随即向北撤退,双方再次恢复原态势。

当年12月底,在偷袭珍珠港得手后,日军为配合太平洋战争而第三次进攻长沙。这一次,日军进展很快,薛岳指挥第九战区的部队逐次抵抗后撤。1942年1月1日,日军主力向长沙发起了猛烈的进攻,但守城的国军第10军及第73军拼死不退,日军连攻 3日仍无法得逞。此时,薛岳调集国军主力向日军侧翼实施反攻,日军不得不再次后撤。由于当时天雨泥泞,道路难行,撤退的日军在国军追击下损失很大。1月15日,日军退过岳阳新墙河,回到原有态势。此役后,薛岳获青天白日勋章一枚。

1943年后,美军在太平洋上展开反攻,日军节节失利,海上交通随时可能被切断。为此,日军大本营决定开辟一条由中国大陆直通印支的陆上交通线,以保持日本本土与东南亚之间的联系。1944年5月26日始,日军由湘北分三路向南进犯,薛岳再次采用后退决战、争取外翼的“天炉战法”,意图诱敌深入,歼灭敌军主力。但是,这次日军是势在必得,至6月中旬,国军阵地相继被突破,长沙于当月19日被攻陷,后又连陷萍乡、醴陵、株洲、湘潭等地。薛岳拟在衡阳与日军决战,但因为增援部队解围不力,衡阳保卫战打了40余天而不得不弃守,日军随后打通了平汉线南段、粤汉线和湘桂线,但这已是强弩之末了。

1945年日本投降后,薛岳任南浔线受降司令官,于南昌举行受降仪式。1946年10月10日,美国总统杜鲁门给他颁发一枚自由勋章,以表彰其在二战中的贡献。

分享到:

相关新闻

要闻速递

专题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