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时政 | 财经 | 娱乐 | 社会 | 国际 | 综合 | 热点快读 | 下午茶

“微孝蛋糕”第2站:七旬失独妈妈只想有人陪

作者:记者 蒋小康 杨仕凡  发布日期:2013-11-18 15:24:14  

  11月16日,“微孝蛋糕”公益计划(第二站)在长沙县青松老年公寓启动,志愿者给寿星们送上“寿桃”蛋糕。

  坐在轮椅上的张润华向志愿者们挥手致意。见习记者 李毅 摄

  活动宗旨■

  “微孝蛋糕”关爱空巢老人

  由华声在线、三湘都市报、省老龄事业发展基金会联合主办的“微孝大爱”系列公益活动之一。旨在通过“五个一”爱心行动,即送老人一个蛋糕;陪老人过一个生日;圆老人一个梦想;送老人一句祝福;发一条正能量微博、微信、博文或帖文, 来唤醒公民的社会责任感与公益热情。10月10日,首站在岳阳临湘聂市镇敬老院启动,为10位孤寡老人过生日。

  爱心互动■

  系列书法作品今起微博拍卖

  在“微孝蛋糕”公益计划启动仪式上,少年书法爱好者唐健强书写了“微孝大爱”等书法作品。19日起,这些书法作品将在“华声公益”腾讯微博上拍卖,拍卖所得将捐赠给“微孝大爱”公益基金,敬请关注。

  如果你想加入“微孝大爱”公益计划的志愿者团队,欢迎加入QQ群:109344656。

  爱心通道■

  为“微孝蛋糕”献一份爱心

  如果你也想为“微孝蛋糕”奉献一份爱心,可汇款至:中国银行长沙市东风路支行 596 357 349 934。

  开户名:湖南老龄事业发展基金会,请务必留言备注“微孝蛋糕”,以确保专款专用。

  捐赠事宜,可致电华声在线新闻热线0731-84326425或本报新闻热线96258。

  本报11月18日讯 11月16日,作为湖南省第二届网络文化节17项活动之一,由华声在线、三湘都市报、省老龄事业发展基金会联合主办的“微孝大爱”系列公益活动之“微孝蛋糕”计划(第二站)在长沙县青松老年公寓启动,来自政府、媒体以及社会各届近百名志愿者共同为10位老人集体过生日。

  晒梦想

  过生日时能有人陪

  青松老年公寓现入住老人100余位,73岁的失独母亲张润华便是其中一位。今年重阳节,她与比自己小一岁的张自立老人举行了一场难忘的婚礼。年逾古稀,圆了一场“婚纱梦”后,张润华还有一个小小的梦想,“如果有合适的,我想认一个儿子或女儿,在我生日和过节的时候能陪陪我。”

  93岁的周长云老人声音洪亮地说,“希望天下老人都能比我活得长久。”公寓的老人们很多已年过八旬,但都和周老一样,富有激情。活动现场,有的表演了自编的曲艺,有的演唱了歌曲,在座的老人们看得开怀大笑。

  来自新东方厨校的志愿者,捧上量身特制的生日蛋糕和精美礼物,送给当天过生日的老人们。

  传孝道

  九旬老人为母塑像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对于孝道,公寓90岁的张国海老人有着自己的理解,他拿出用石膏做成的“孔子及72贤弟子”面塑说,“母亲生前受尽苦难,我希望用这些贤人的塑像,放在坟前陪着她。”

  老人称,小时候家里没钱,母亲为了照顾他和两个妹妹,不得不外出讨饭,经常被人欺负。后来家里的日子越来越好,可母亲还没来得及享受就过世了。

  “之前,曾塑过董永、卢俊义、唐僧等人物。”张老说,他做面塑其实是源于自己50年的泥工生涯,母亲去世后,每次迁坟他都会给她做一批新的面塑,这次的“孔子及72贤弟子”面塑花了近3个月时间才做好。

  ■三湘华声全媒体记者

  蒋小康 杨仕凡

  悲情心愿

  73岁失独母亲:生日和过节时能有人陪

  “我想有个家,完整的家。”一个73岁的母亲,在相继失去了唯一的女儿与心爱的丈夫后,整个世界崩塌了。

  她不敢下楼,怕看见楼下含饴弄孙的老头老太;不敢生病,到了医院怕看见邻床忙前忙后的子女;最怕过节,邻居家欢天喜地的时候,她只能一个人默默流泪。

  失独余悲。她不知道一个人的后半生,将何处安放?

  “女儿怎能说没就没了”

  初见张润华,是在青松公寓。张娭毑穿着红色绣花鞋,棉绸衣服上印有豹纹模样的花纹,墙上挂着“爱美之星”与“阳光之星”奖状,坐在轮椅上的她微笑着与众人挥手致意。

  “我丈夫以前是省监狱管理局的中层干部,我们响应国家政策只生了一个女儿,女儿走的那天,我们两个就崩溃了。”女儿两个字如匕首般锋利地刺中老人内心最柔弱的地方,她突然痛哭起来,“女儿在的时候最爱漂亮了,还是长沙市仪仗队的,专门迎接外宾。”

  一旁公寓副院长王小灿看到老人泪如雨下,赶紧安慰说:“娘老子,别太伤心,你现在还有我们啊。”

  “要是没有王院长夫妇,我可能死了都没人知道。”张娭毑一边接过纸巾擦干眼泪,一边说起女儿的事。

  2000年,39岁的女儿小丫(化名)怀孕的消息让全家欢欣鼓舞。然而,这次怀孕并未迎来一个新的生命降生,反倒将这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击得粉碎。因为宫外孕,小丫与腹中的胎儿都不幸离世。

  “女儿特别能唱歌、跳舞,怎么能说没就没了呢?”女儿刚走时,她始终不敢相信这个事实,两口子天天在家以泪洗面。“在我心中,女儿一直活着,一直在我心里。”说完这句,她又一次嚎啕大哭。

  一个人的后半生只剩下发呆

  小丫离世后,丈夫、女婿和外孙曾是张润华活下去的理由。然而,一切在7年前丈夫病逝时灰飞烟灭。

  “整个家彻底毁了。”张娭毑哭诉,丈夫离世后,因为财产争端,女婿带着当时年仅10岁的外孙拓拓(化名)渐渐疏远,很少回家看她,“突然,我就成了一个没人管没人顾的孤家寡人。”

  至亲的相继离去,让张娭毑的生活顿时失去了色彩。以前她爱唱歌,爱出门和邻居话家常,现在的她更多的时候是一个人坐在家里发呆。

  以前,她盼望每个节日,尤其是生日时,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唱生日歌,让她许愿、吹蜡烛,那曾是最幸福的时刻。现在她却特别害怕过生日,一个人望着空荡荡的房间,“满脑子都是那些场景,女儿为我做饭,给我唱歌。”

  她想再有一个家

  公寓的每间房门上,详细记录着每位老人的基本资料与身体状况。张润华的信息栏内,记载着她患有高血压与糖尿病。现在她上下床都需要护工帮助,出门晒太阳只能借助一张轮椅。

  张润华与青松公寓的结缘,源于公寓院长杨松青与一位朋友的闲聊。朋友告诉杨松青,有这样一位失独老人,因高血压与糖尿病引发一系列并发症,每天闷在家里,只能靠保姆照顾。杨松青当即决定要把这个老人接到公寓来住。

  “杨院长前前后后来了三次。”说完这句话,张润华脸上闪过一丝尴尬,“说实话,那时还是有些不信任,怕是骗我的。”

  经过两年的相处,张娭毑已经把杨松青当作儿子来看待。她依稀记得生病住院时,杨松青帮她排队交费、拿药的场景。看到杨松青忙得满头大汗,她在病房里突然放声大哭,“医生和护士以为我是哪里不舒服,其实,我是想起了女儿,如果她还在,一定会给我喂饭、喂药。”

  “如果有合适的,我还是想有一个儿子或女儿,在我生日和过节时能陪陪我。”脸上泪痕未干的张娭毑说,这是她最后的心愿。

  ■三湘华声全媒体记者 蒋小康

  记者手记

  谁替天国的孩子

  常回家看看

  这是一群孤独的人,在生命的某一刻,送别了唯一的孩子。他们叫自己失独者,在经历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灭顶之灾后,他们卸下了“只生一个好”的荣誉与光环,仅剩的是老无所依。

  在采访张娭毑的几个小时里,每一次提问前都要在心里反复思量,思考好措辞,甚至是语调,生怕会伤害到这位年迈的母亲。然而,只要一听到女儿两个字,老人的泪水便止不住地流。在一个失去了唯一女儿的母亲面前,一切小心翼翼都显得苍白。

  今年7月,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老年人权益保护法》实施,首次将“常回家看看”精神赡养写入条文。可对于失独老人来说,谁能够替天国的孩子常回家看看?他们除了精神陷入苦痛的深渊外,还要面对疾病、养老等一系列现实难题。他们的难过,不知向谁诉说;他们的晚年,不知谁来陪伴。

焦点专题

热门文章

责任编辑:杨帆
联系电话:0731-84329951
QQ:281297657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