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时政 | 财经 | 娱乐 | 社会 | 国际 | 综合 | 热点快读 | 下午茶

宋先钦

作者:1022  发布日期:2014-10-31 17:11:33  

 

宋先钦:悲壮还债铸诚信

      当某些人视诚信为儿戏,甚至对高尚品德不屑一顾的时候,一位平凡的“九品”村官,却一诺千金,视诚信为生命。为了10年前的一句承诺,辰溪县后塘瑶族乡莲花村原党支部书记宋先钦,凭着大山里瑶家汉子的勤劳善良、纯朴诚实,独自承担了本应由村集体偿还的巨额债务,寒来暑往,十易春秋,宋先钦历尽艰难苦楚为村集体亏损企业还债30余万元,谱写了一曲感天动地的道德之歌。
      
      出生于解放战争硝烟中的宋先钦,成长在共和国激情燃烧的岁月里。1978年,刚过而立之年的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84年,他以95%的高选票当选为村党支部书记。在后塘瑶族乡,宋先钦是远近闻名的能人。自二十世纪七十年起就在乡企业办工作,从技术员到负责人,一步一个脚印。当地人都记得,黄莲素、葡萄糖紧俏时,他带领制药厂工人采草药提炼黄莲素、从淀粉中提取葡萄糖,后来又生产肥皂。在改革开放初期,村民刚刚有饭吃的时候,他却带领一家人凭着苦干实干加巧干,成了当时农村最让人羡慕的“万元户”。
当选村党支部书记后,宋先钦大刀阔斧地干起来,修路、制种、办柑桔场、水库养鱼,几年过去,莲花村的面貌有了很大改观,村集体经济有了稳定的收入来源,莲花村在全乡第一个免去了村民的提留款。但宋先钦没有满足,他时时在想办法,希望村民富得更快些。
      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宋先款带头办起了装饰材料厂,按理说,在当时,眼光是超前的,思路也是正确的。为了论证这装饰材厂到底能不能上马,他主持召开了村民代表会,集体决定派村里最有见识的三个人去福建考察项目和设备,考察人先后去了三次,每次回来宋先钦都作了详细询问。于是,在1990年9月12日,宋先钦主持召开了全村党员干部和村民代表会,让大家充分发表意见,讨论这厂办不办,怎么办?讨论意见最后统一了:这么好的致富项目一定要办!办厂所需的资金一是到信用贷款,二是村民自己集资。
很快,机器和原材料从福建运回来了,1990年11月2日,莲花村装饰材料厂在村民的欢笑声中挂牌诞生了,并实现当年建成投产。
      但莲花村的笑容还没有完全绽开就凝住了:当村民们将生产出来的瓷砖和地板砖拿到市场上去销售时,才发现瓷砖和地板砖不符合市场的要求,根本卖不出去!
      直到请来技术人员察看后,大家才意识到,原来他们掉进了一个美丽的陷阱,所谓的先进生产设备,不过是一堆过时的旧机器。打官司?那个福建人已不见踪迹,即使打下去,也可能面临漫长的司法诉讼。继续投资?旧帐未还,信用社不可能再贷;村民的钱也早已搜空。
      那些日子,宋先钦忧心如焚,本是为村民想办法尽快致富,没想到反让村里背了近20万元的巨债。好多日子他吃饭如嚼蜡,睡觉做恶梦,他一直想着欠下的这笔巨债怎么办?
      这是一个阴雨连绵的夜晚,带着浓重寒意的山风,从门窗的缝隙里钻进来,让人感到背后在阵阵发凉。1991年5月22日夜晚,莲花村召开了村委扩大会议,商量这笔巨债该如何偿还。乡党委书记赵泽长主持了这次会议。见大家勾着头,一言不发,老赵发话了,他主张本着“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原则,按责任大小分摊欠款。他提议,村干部和到福建参加考察的人员,每人承担8000元,党员和村民小组长每人600元,一般村民承担50元,宋先钦作为主要责任人,分摊2万元。议案一出,沉闷的会场像开了锅似的,有人说同意,有人说分担不起,叹息声、议论声交织在一起。村支部副书记老沈说:“作为村委会的领导人,企业办成现在这个样子,要我承担8000元债务,我没有理由反对。可是我的家境大家都晓得,实在是还不起啊。莫说要拿钱出来,我只要把这事跟我女人一说,保证天天有架打。我也想好了,实在过不下去,我就上吊喝老鼠药!”说罢,沈副书记已是泪流满面。老沈的话很有代表性,在这个尚未脱贫的山村,家家境况差不多,别说是8000元,就是800元,在当时的村子里都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宋先钦心情十分沉重,沉思良久的他站了起来,一字一顿地说:“我是村支部书记,村里办企业,我是主要决策人。厂子办失败了,我应该负主要责任。现在我宣布所有欠款,包括村民的集资款,都由我宋先钦一人偿还,决不向村民头上摊派一分钱!”乡里的赵书记一听,暗暗替老宋着急,劝他不要意气用事。其实在表态之前,宋先钦是作过一番认真考虑的,连本带利二三十万元的债务,不要说在农村,就是在城里,也是一笔很大的钱。但老宋当时盘算,他会烧砖做瓦,会搞杂交水稻制种,再发展些家庭副业,估计十几年就可以还清债务。如果分摊到村民头上,就会使家家户户背债,搞得人心惶惶,甚至引发家庭悲剧。一个老党员的良心和责任,促使他作出这样一个抉择,并为此付出巨大的代价。
      当晚,宋先钦回到家里,已是凌晨1点钟。宋先钦把家里人从被窝里叫起来,开了家庭会议。从来没有与老宋红过脸、吵过架的老伴叶腊梅顿时放声大哭:“先钦呀,家里虽然是你做主,但这么大的事,你也该先听听我的意见再作决定啊!几十万元,我们还得起吗?这辈子还有我们出头的日子吗?”
      宋先钦的叔叔宋思章也闻讯赶来了,铁青着脸对他破口大骂:“你充什么英雄!几十万,你算过没有,就是上山摘树叶,一块钱一片都不知道要摘多久啊!”宋先钦心里感到非常内疚,觉得很对不起他们。但他不愿改变自己的决定,可又不知道怎样说服家人。就在这时,大儿子宋成林站起来了,语惊四座:“哭什么哭!是男人,就应该敢作敢当。爸,这钱我们还了,你还不了,我还;我还不了,我儿子还!”宋成林时年23岁,他的一句话,不仅为老宋解了围,更坚定了他还债的信心。
      二
      办厂失败的宋先钦已经无任何积蓄,在借款无门的情况下,他只得变卖家产。宋成林也卖掉了他经营的录像厅和电器修理让店,凑了4000元本钱,在自家屋后建了一个砖窑场,从此,宋先钦一家人踏上了一条漫长艰辛的还债之路。
      砖窑点火需要电动鼓风机鼓风,为了省钱,宋先钦就拿着蒲扇对着砖窑扇风,一扇就是十多个小时,经常累得筋疲力尽。一个炎热的下午,烈日暴晒加烟火烘烤,宋先钦心慌体软、汗流如雨,突然,他感到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自那以后,宋先钦身体越加虚弱,好几次上厕所,蹲下去就站不起来,吓得一家老小哭天喊地。
      1994年10月4日这一天,全县农村支部书记会议散了会,他本可以和别人一样吃过饭从从容容回家,就因为心里记挂着砖窑里正烧着砖,于是,他饭也不吃,急忙坐车往家里赶。从县城到后塘瑶族乡,汽车要足足走四个小时,并且要爬大山过深沟,颠簸不断。原本强壮的宋先钦已被还债的精神负担和长期劳累拖得十分虚弱了,长时间的坐车和饥饿已使他感到头重脚轻。但是,他一到家就放下行李去砖窑上看火候。当他走到两窑相接的踏板时,突觉天旋地转,一头从七八为高的砖窑上重重摔下来,当即昏迷过去。砖窑上的人将他抬到了医院几个小时,他都没醒过来。医院诊断的结果是:摔断肋骨三根,脊椎严重受损。他的妻子叶腊梅泪如泉涌地喊着他:“老宋,老宋啊,你不能走啊!……”叶腊梅哭喊了几个小时,宋先钦终于被她喊回来了。
      在宋先钦病重期间,乡里赵书记陪了他三天三夜,赵书记认为此时宋先钦应该望而却步了,于是就说:“老宋啊,你不要硬撑了,只要你说一声,这个帐就不要再让你一个人承担了,还是按照以前的方案分摊下去。”宋先钦却说:“不,我说过的话要算数,这笔帐决不分摊到村民头上,就算我再也起不来了,我儿子们孙子们也一定会还清我欠下的债务。”赵书记已是热泪盈眶,无话可说了。
      是啊,为了偿还这笔巨债,宋先钦一家人付出子太多太多的艰辛甚至生命的代价。妻子叶腊梅花为了支持丈夫还债没日没夜地干。她每天天未亮就把家务做完,把猪鸡鸭喂过之后,就去大江口、黄溪口等集市上摆摊子赚钱。为了节省钱,她来去都不坐车。莲花村到大江口来去50里山路,她常年累月穿行其间。她在那条路上整整走了6年,大约一万多里山路。有年冬天,她天还没亮就去江口赶场,晚上八九点钟还不见回来。当时,天下着大雪,刺骨的寒风凄厉地呼叫着,老宋很担心她就去接她。当他走到半路上,接到了老伴,只见她全身是雪花,像一个雪人。他哽咽地叫了一声“腊梅”,夫妻俩就抱头痛哭起来。
      大儿子宋成林在第一窑砖生火后,背上行囊去珠海打工了。宋成林出远门时,5岁的儿子宋旭扯着他的衣服不准他走,宋成林把儿子的手拉开,强忍着眼泪转身就走。宋成林这一去就是五六年,几年共寄回5.6万余元。二儿子宋盛林、三儿子宋礼林也放弃了学业,回家帮父亲干活。他们都还是细皮嫩肉的娃儿,而砖窑上可都是重活,打砖、装窑、出窑、装车,只要一动手,就没有个停歇。尤其是没日没夜,没有个休息,孩子们哪里承受得起。他们在烈日下,在砖窑里,脱了一层又一层皮,他们很快从一个学生变成了一身乌黑的农民。他们承受着大人也难以承受的重活。特别是三儿子宋礼林,年纪最小,身子最嫩,这个成绩相当不错的高一学生是从学校担着行李回家来帮父亲还债的。一连十多年劳累下来,身体垮了。还清债务后的2003年5月13日,当天亮了很久,家里人还没见在砖窑守夜的宋礼林起来,去叫他时,已经叫不应他了。揭开被子一看,他已经在昨夜里悄无声息地离开了人世。宋先钦抱着儿子瘦弱的身躯,哭得死去活来。乡亲们听到哭声,纷纷跑到他家,院子里顿时一片恸哭。一位老奶奶捶胸哭喊“老天啊,你怎么不长眼,专门降祸到好人头上啊!”从打工地浙江赶回来的大哥,抱着弟弟的躯体不让下葬,一个劲地哭道:“弟弟啊,你是活活累死的呀,累死的啊!”
      在宋先钦的屋后面,有一块青翠的桔园。宋先钦很少去那里,即使路过,他也要绕过去。桔园里长眠着他心家的孙子,孙子死时才3岁。桔园是他的伤心地,而这一切都是缘于还债。那天是1992年的农历四月初六,正在农忙的时候,全家劳力都上山抢耕水田,家里只留下孙女小梅和孙子振华。农闲时,老宋做鞭炮还债,有些火药藏在楼上,孩子模仿大人做鞭炮,不小心引燃了火药,一声巨响,楼板被炸了个大窟窿,孙子被炸得血肉模糊。当宋先钦闻讯赶到医院时,小振华已停止了呼吸……
      说到这里还要提到的是宋家三个好儿媳。大儿媳是开始还债前结婚的,她是最早走上还债路的,她吃的苦也最多。难能可贵的是在宋家承担巨额债务后,还有两个女孩明明知道宋先钦家里的艰难情况,却毅然决然地走进他的家门,做了宋先钦的二儿媳和三儿媳。在漫长的还债路上,她们又是那样毫无怨言地起早摸黑,和母亲承担家务,和丈夫一起承担做砖装窑的重活。她们没有过上一天好日子,没有穿过一件像样的衣服。三个儿媳妇得到的只是失去儿子、失去丈夫的痛苦和无休止的劳累……
      三
      时间终于到了2000年12月28日,这是一个大雪纷飞的日子,到了傍晚,人不走鸟不飞了,莲花村的山峦田野上到处都是白雪皑皑。别人都在家里烤火取暖,宋先钦却还在忙着还债,不过他今天的心情不同于以往任何时候。吃过晚饭,他将凑齐的2800元分成两叠,一笔2000元,一笔800元,装进衣袋里,他走过被大雪盖住的田间小路,将钱送到了村民涂莲花和宋文荣手中,这是他最后一个还债的日子,这是他最后一次还债的钱数。至此,整整10年,他今天终于还清了全部债务。10年下来,连本带息,宋先钦共偿还债务30.46万元,还债簿上密密麻麻写了大半本。30多万元巨债,这对于偏僻的后塘瑶族乡莲花村来说真是一个天文数字啊!还清最后一笔债务,宋先钦从宋文荣家里出来,走在回家的路上,想着当初自己承诺还债的那个晚上,他百感交集。从宋文荣家走到自己家的路并不远,但是,宋先钦比任何时候都走得慢,他头顶着飘舞的雪花走了很久,走近自己的家时,天黑下来了,他看见了自家窗口上黄黄的电灯光,他想着自己的妻子、想着自己的儿子、儿媳妇、想着自己的孙子,他情不自禁地噗通一声跪在雪地大哭起来,他放声喊道:“我还清债务了,还清全部债务了!”远处的山峦被他喊醒了,近处的稻草垛被他喊醒了,村民都出门来看望自己的村书记……
      是啊,他,还有他全家人,整整劳累了10年!整整憋了10年啊!这是一曲多么悲壮的村官还债之歌!这是一曲多么感人的诚信之歌!这是一曲多么高尚的人格之歌啊!
宋先钦的先进事迹见诸媒体后,产生强烈反响。2002年,宋先钦被评为“湖南省十大道德标兵”;2003年,他成为中央电视台“感动中国”年度人物候选人;2004年,总政话剧团以宋先钦为原型,编排话剧《黄土瑶》在全国巡演,反响巨大;2005年,他获得“全国劳动模范”光荣称号;2007年荣获“全国道德模范”提名奖和“湖南省道德模范”。

焦点专题

热门文章

责任编辑:杨帆
联系电话:0731-84329951
QQ:281297657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