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掌上华声 繁体

辽宁铁岭监狱乱象怎炼成?

这是一座神奇的监狱,犯人可以交易吸食冰毒,可以打电话给地下庄家下注赌球,用银行卡转账,最夸张的是,还能叫!小!姐!开个假结婚证明,能与小姐在夫妻房里住一两天,每天房费200元。这座监狱在辽宁铁岭……[详细]

著名的监狱实验:坏制度而不是坏人造就坏社会

2013-04-18 22:36:53 |

----------------------------------------------------------------------------------------------------------------------------------------------------

  上世纪七十年代还是苏美冷战时期,美国军方的钱多到用不完。 美国军界当时资助了 不少科学研究项目——包括社会科学研究。斯坦福监狱实验的经费便是来自美国海军。 那个时候的海军监狱暴力丛生环境恶劣,军方想通过研究谋求改善之道。 学者津巴多设计 这项实验只想澄清一个问题:监狱内的残暴究竟由谁造成?囚犯通常残忍好斗蔑视人伦法 纪,而狱警也很可能天生具有暴力倾向威权性格,是不是这两方面的恶人让监狱环境日趋 恶化?有没有另一种可能,监狱自身的社会结构,激发催化了各种邪恶暴力的因素,让监狱 成为地狱?用我们熟悉的语言说,究竟是恶人造就了恶劣环境,还是恶劣环境造就了恶人? 用心理学的术语说,邪恶行为中的环境归因(situational attribution)和性格归因 (dispositional attribution),孰轻孰重? 津巴多想,既然要做实验,干脆就造一座监狱看看。他把斯坦福大学心理系大楼的地 下室改建成一个模拟监狱。用每天十五美元的报酬在七十五名应征者中挑选了二十四位 受试人。 这二十四位受试人没有犯罪记录,性格健全,心理稳定,大部分是来自中产阶级家 庭的白人。津巴多用随机的方式让一半受试人扮演狱警的角色,另一半扮演囚犯的角色。 他告诉受试人,整个实验时间两个星期,两个星期内,囚犯的各项人权将被悬置,狱警除了 不能殴打囚犯外,可以用各种方法维持监狱的秩序。 这二十四人都是通常意义上的好人。这意味着,假如坏人是坏监狱的原因,那么二十 四个好人将创造十四天的天堂传奇; 假如监狱——它的权力结构——就是坏监狱的原因, 那么接下来的两周会是一个悲惨的地狱故事。 接下来根本就没有两周的时间。监狱的天堂假象大约持续了十几小时。囚犯开始时 有点把实验当作游戏,但很快狱警就以半夜两点侮辱性惩罚性的晚点名来确认自己的权 力。囚犯想还击,发动了一场骚乱,狱警动用了灭火器等强力手段镇压骚乱。失败的囚犯 被全身扒光赶进操场接受体罚,带头闹事的囚犯被关进禁闭室反省。不到两天,在模拟的 监狱里,一个真正的监狱型社会浮现。狱警纵情享受权力的乐趣,虐待、折磨、侮辱、打 击囚犯,囚犯集体精神崩溃,三十六小时后,一名囚犯退出实验,接着又有四名囚犯陆续退 出。剩下的囚犯精神颓唐逆来顺受忧心忡忡。第六天,津巴多当时的女友、后来的妻子心 理学家玛斯拉奇来到监狱,她完全吓到了。 她看见一个十八岁的狱警挥舞警棍疯狂辱骂囚 犯,囚犯神情淡漠,排着队像畜生一样地依次上厕所。她大骂津巴多把模拟监狱变成了一 座疯人院。津巴多在玛斯拉奇的劝说下立刻终止了实验。囚犯闻讯后如释重负,但大部分 狱警却非常失望。 按照津巴多的解释,权力让狱警腐化,权力迅速地吞噬狱警。狱警享受、炫耀、滥用 权力,对他们支配下的其他人类没有任何公正怜悯。在狱警暴政下的囚犯则心理饱受创 伤,表现为悲观厌世、消极求存、意志人格缺失的囚犯综合征。 斯坦福实验中的监狱其实是一个缩微化、极简版的专制社会。权力黄线左右,分别是 主宰一切的暴君和任人宰割的贱民。 津巴多有一个观察十分犀利:囚犯(贱民)在暴政下遭 受的精神损害心理创伤全面深刻,无人可避。 反而狱警中有一些人可能免于腐化——斯坦 福实验中只有三分之一狱警事后测出明确的暴力倾向。 如果再做一次实验,让狱警和囚犯 的角色互换,原先囚犯的行为可能更为乖张,表现得更残暴、更凶恶。一个监狱型社会良 性改革的希望,应该在那些有良知的狱警身上。